周顯《澳門賭牌與外國勢力的博奕》

周一本欄檢討了澳門賭牌的過去,現在講未來:三正三副共六個賭牌分別在明年有兩個到期、2022 年有四個到期,因此,相信今年就要決定政策,這牽涉到天文數字的金錢利益。

這其中關鍵,不過是:第一點,究竟將會發出幾多個賭牌;第二點,誰將得到賭牌。

很明顯,真正決策權掌握在中央政府的手上,澳門政府的自主權力,遠遠比不上何厚鏵時代了。不排除澳門政府可以決定微觀層次,例如個別賭牌由誰去獲得,但是總共發出幾個賭牌,外國勢力可得幾多個,這些大方向,只有中央政府有權拍板。

再講賭牌數目,不合法的副牌政策將不會再現,但減少了牌照,可能會造成不必要的混亂,所以估計,將會維持六個牌照。根據法例,經營娛樂場幸運博彩之批給至多為三個,所以要修例,才可以把三變六。

此外,經濟財政司長梁維特去年 11 月在立法會講明,行政長官可一次或多次延長合約總數不得超過五年。這說明了,再不會有二十年期限這支歌仔唱了。五年一續,意即政府永遠牽著賭牌持有人的鼻子,後者永遠要看對方的面色做人,這對於牽引外國勢力,自然大有政治優勢。

去年傳出政府可能發放第七個賭牌,不過我認為,最快也是五年後的事。至於「完全開放,只要合資格者就可申請開賭場」,這違反了中共政府的意識形態,不可能。

現在說誰可得到賭牌。我傾向於現有的六個,有一個將會喪失,這既可維持了最大程度的穩定性,也可體現出政府的權力,不至於養成慣性。然而,現有六個賭牌持有人均十分識做,要決定去劈哪一個,實在是費煞思量。

有人認為,中美貿易戰可能影響到美國的三個賭牌。然而,一來這三間美國賭公司都有努力為中國 lobby,二來留著它們,才是牽著美國的鼻子,一旦殺掉,就連這掣肘也沒有了。如果我是中國政府,會拿 MGM 或永利來開刀,表面理由是他們搞娛樂事業不力;但偏偏又把新牌照批回給另一間美國(或與港澳同胞合營)的財團,維持中國在美國的 lobbying power。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