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印《與大家分享一個笑話:林子健.上》

精神疾病是社會的普遍疾病,許多我們身邊的人或許都存在着精神疾病的問題,但許多時候也並不構成嚴重的威脅,所以我們不應歧視精神病患者,大家其實並不是不能溝通對話的。然而,社會上有一些不承認自己有精神病並且胡作非為的人,例如是林子健,就只會為他人加添煩惱。

上一篇文章談到林子健的一些背景,不難發現他的人生並沒有許多的成就,生活環境和各類的疾病都一直困擾着他,加上政治上的地位幾乎無人關注,這些不如意的經歷,大概會令他寧願講一次大話而受所有人的注目,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人類其中一個最大的缺點,就是不能正視自己的錯誤,精神病人往往也不容易察覺自己有精神病。民主黨的林子健先生,不就是這樣的一個笑話嗎?

看一下林子健先生在法庭上的表現。當然不是像社民連一樣雄辯滔滔。躲在一角把問題交由律師處理本來也是正確的選擇,但是他卻犯下了一個嚴重的錯誤,就是不停在席上發表意見。有人說那是情緒失控,有人說那是過於憤怒,但我們起碼能夠知道的就是,他連基本的禮貌也沒有,只能靠不停的叫囂來維持自己脆弱的尊嚴。到底是個多可憐的人,才會在庭上胡言亂語?我不知道,但他大概也是本著必死的決心來鬧事的。

為了更清楚地評論有關林子健的事,我也花了點時間去聽一下評論,尤其是那些與他友好的民主派網台。不聽還可以,一聽下去真的是欲罷不能,根本是刷新了凉薄的新高度。那些口中親切地說著「子健子健」的前黨友和朋友,下一句就是「佢以前都係咁、精神有問題」,說甚麼「以前就很喜歡用這種屈共產黨的套路」。

然後我們再來看一下他這幾天在 Facebook 上的胡言亂語。在案件的第二天,他說「球證、球員、教練等都全部都是一夥」。顯然他不相信警員可以了解自己的步姿。第二天的下午他寫:「如果觀看 1500 至 1800 小時片段便成為專家,那麼我看了一萬小時球賽,這應該可以做領隊帶領香港踢世界盃!程序公義,真的不代表公義!」。他又來偷換概念,把辯識專家刻意說成非專業的,只要對自己不利就是不公義。

然後他又在 Facebook 憤然寫下:「可恥的香港公安加上沒有學術涵養和不負責任的『豬家』,就是一種進入大陸化的見證。他們言之鑿鑿,彷似在你床下底般地指控,使人猶如置身於大陸、北韓和菲律賓,令人不寒而慄。再有一些無聊兼只懂『老作』的媒體,這便可以謀殺一個人的未來。」

Come on 子健,可不可以成熟一點呢?他唯一說對的,就是自己的未來被謀殺;但謀殺這個未來的不是他人,而是他自己。在 Facebook 上寫得再多,在法庭上多講幾句攻擊他人的說話,都不能改變自己是個騙子的事實。在此奉勸民主黨及早幫助自己的黨員,盡早帶他去看一下精神科,別讓一個瘋子拖垮民主派的第一大黨。

  • 法印,多年投身政治幕後及公關工作,見盡爛人爛事。近年重投學海,在亂世中做一個迷途小書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