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林鄭從和善特首變.大帥娥》

日前,特區政府公佈將收緊現行的長者綜援資格,將年齡下限由六十歲提高至六十五歲,結果令一些即將進入或已介於六十至六十四歲的市民所能領取的綜援被削減,更要強制性參加「自力更生計劃」,要投入現時未明朗且仍帶有年齡歧視的就業市場,與較年青的人爭奪低工資職位;此外,又導致議會內不論建制或泛民的議員群起不滿。

林鄭以及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的決定,「曲線地」將泛民、建制兩派團結起來,實現了她上台初期力主的「大和解」和「大團結」;但更實實在在的效應就是,她將自己「定於一尊」。林鄭先用「DQ」壓止「港獨」激進勢力,又坐待泛民在早前的立法會補選失利、建制派獨大時,再予以重重一擊,令自己成為香港「唯我獨尊」的領導人。此手法猶如民國時期的地方軍閥在自己的地方稱王稱霸,「誰大誰惡誰正確」!

林鄭月娥上任特首初期,一方面為了修補香港社會在梁振英時期出現的撕裂,一方面確立她自己的執政基礎,一直向泛民主派大派橄欖枝,包括提名民主黨成員羅致光出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又出席民主黨黨慶並捐款五萬大元。之後她為免「港獨」激進勢力的繼續發展、擔心溫和泛民可能與本土派結合,於是通過「DQ」立法會補選參選人,使泛民停止跟本土派和「港獨」勢力越走越近。同時,她在施政上小心翼翼,營造良好的社會氣氛,成功地將選舉「民生化」而非「泛政治化」,令打「民生牌」的建制派兩名參選者順利當選,開創了建制派勝出立法會補選的先河。

正當建制派沉醉在兩次補選勝選的喜悅時、在建制派於議會接近「完全執政」的氣勢下,林鄭月娥和羅致光突然來個「反高潮」,落實於 2 月起收緊長者綜援的年齡限制。這項政策雖是兩位前特首曾蔭權、梁振英時期構思的,並在陳茂波去年的財政預算案內「白紙黑字」寫出,但是作為特首,林鄭月娥是可以推翻「前朝」決定的,不過林鄭仍決定推出政策。最受打擊的,卻是一直以來是建制派票倉的長者層面,部份一直支持建制派的長者已對建制派通過了去年包含「收緊長者綜援」的預算案有所不滿,而建制派政黨、特別是工聯會、民建聯,也察覺這問題的存在,為保票倉也罕有地與泛民一同批評林鄭和羅致光。

林鄭之所以面對泛民、建制的壓力而至今仍未提出補救措施或撤回決定,最大的原因在於,她看準泛民在議會內已漸邊緣化,建制派則受制於「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排斥反對派」的「根本思想」,不能通過較激烈的行動 —— 例如與泛民合作否決即將公佈的預算案 —— 來向政府施加壓力。建制派怎也不能就今次事件而動員支持者組織大型遊行表達反對聲音,因為大遊行在中央眼中是「反對派」的專利,是破壞香港繁榮穩定的行動,一定不支持建制派議員這樣做。因此,林鄭可以無視建制、泛民的反對,一意孤行推行新的長者綜援年齡下限政策。

從今次事件看來,林鄭知道自己依靠建制派來穩定政局未必是最好的做法。最穩妥的方法,就是像民國時期的「大帥」一樣,將各派勢力打倒,令自己在香港特區內成為「最大、最惡、最正確」的領袖。

不過,假如最終建制派可以打破「西環吹雞即跪低」的外界固有印象,與泛民組成聯盟,反對政府收緊長者綜援新政策,林鄭就不但不能如其所願,反會予人「大帥娥」和「大獨裁」印象,對她日後施政極度不利。

  • 文濤,多年來從事有關國家、香港和澳門的政策研究,並曾參與一系列有關港澳地區政策和選舉的民意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