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獵頭交易.筆戰.二》

前文:《筆戰.一》

 


「啊!是張小姐!」周偉傑靈光一閃。華哥懶洋洋的說:「若不是雇主的話,除了張小姐之外,還會有誰?她為什麼這麼焦急?」

「為什麼?為何張小姐等不及?」周偉傑雖是衝口而出,但仍是心神恍忽,一邊問自己,一邊說:「啊!是了!她當然希望我盡早上班。我早一點上班,她便越快收到佣金了!」他畢竟是銀行的前線員工,深明銷售人員的心態,終於從一片茫然之中想到箇中關鍵。

「早一點收到佣金,又對她有什麼好處?」華哥又是「嗗轆」的一聲在喝「朱古力咖啡」,才好整以暇的問。

「若等得久了,或會有變化。她擔心我可能在幾個星期之內,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或忽然改變主意。所以為免夜長夢多,就是私募基金一方未必是這麼著急,她也先行逼迫我。她不是為雇主說話,她只是為了自己!」想起張小姐竟為了一己之私利而逼他放棄一筆十分可觀的花紅,大感不忿。

華哥終於滿意的說:「這就是了。這塊肥肉,差不多到口邊了,她又怎會不著急。她可是天下間最焦急的人呢!」

「難道雇主一方不著急嗎?」周偉傑仍有點疑惑。

華哥想了一會,說:「雇主也可能是很著急的,可是卻沒有給予獵頭顧問一個限期。因此,問她雇主希望你何時上班之際,她只說是『越快越好』,就是你叫她說出限期,她亦只能答你『兩至四個星期左右』,並沒有一個確實的日子,也沒有解釋原因。」

「張小姐一方面逼迫你,要你立即辭職。另一方面,她可能還在遊說雇主一方,說服它們讓你立刻上班,更建議雇主代你向華資銀行作出提早解約的賠償。她是上下其手,把雇主與應徵者都玩弄在股掌之間。她之目的,當然是要確保整個交易,都在對自己最有利的情況下完成。可是,你們兩方面的利益,都不是她首要考慮的因素。這就是經紀的真面目!」華哥慢慢的向他解釋。

周偉傑的心情本來是七上八落的,但現在給他這麼一說,越想越是怒惱。

「這也是一般經紀慣用的手法,也沒有什麼大不了。其實她打從一開始,便教你『入局』了。你試想想,獵頭顧問推薦你給雇主,又怎會連對方願意給你多少薪金也不知道?若雇主只願給你一萬元,你要求的是兩萬元的話,這宗生意,是怎樣也做不成的。他們絕對不會浪費時間在這些交易上。雇主請獵頭顧問替它們辦事,對崗位的性質、價錢及諸般條件等,都會先行說清楚。你期望的薪金升幅,當在雇主願意考慮的水平,獵頭顧問才會把你的履歷送過去給雇主,安排第一次面試。」華哥認真的向他解釋。

「她是替誰工作的?」華哥忽然笑問。

周偉傑一愕,說:「她是雙方的經紀…… 噢!不!不是!」他給華哥一問,忽有所悟,繼續說:「她是替私募基金那方辦事的。是雇主給予她佣金的。對方才是她的老闆。我可沒有給過她分毫呢!」

華哥又問:「你的想法很有道理,但只能算是答對了一半。我就先假設你答對,就把她當為私募基金請來的『馬前卒』罷。若你的老闆與人家洽談生意,你想知道結果,你會先找誰?」

「當然是找老闆。又怎會先找我?」周偉傑才開始明白華哥為何有此一問。

華哥笑說:「這就是了!孺子可教也!待你完成面試之後,她便致電給你,表面上在跟進你試的表現,甚至乎假裝還沒有聯絡私募基金的負責人。但其實她一早就應該獲得雇主的通知才會找你。她致電給你,不過是替雇主試探你的口風罷了。她是雇主的經紀,可不是你偉哥的經紀。她得知你對這份工作有興趣後,便開始替雇主向你施加壓力,一方面與你議價,另一方面則要逼你答允她立刻辭職。她說甚麼不清楚雇主的想法,又說會替你爭取一個好價錢云云,也不過是一個小把戲。及後,什麼月薪或年薪的爭論,九成也是假的,目的不過是要留難你一下,一方面是在『壓價』,另一方面,則教你感到困難重重。等到你以為她終於為你爭取到一個好價錢之後,便再向你步步進逼,要你放棄兩個月的花紅,立即上班,讓她及早收到佣金。」

周偉傑怒道:「這張小姐真是可惡!」

「你沒有聽過『經紀無情』嗎?其實你在財務課堂上也有學過的,課題叫作『經紀之操守問題』,主要是指經紀為了自身的利益而行事,懶理交易雙方的利益,甚至乎是利用自己在資訊上的優勢而做出種種損人利己之事。買賣雙方及經紀的所得到的資訊都不同……」華哥作為財務科的客席教授,竟開始「引經據典」起來。

「我記得!賣買交易雙方的資訊不對稱,因而增加了交易成本。經紀的功能之一,便是為了促進買賣雙方的溝通,從而節省交易成本。可是,經紀掌握了雙方的資訊,卻容易衍生出不少操守問題。」周偉傑雖是會計師,但在大學裡唸的卻是財務科。他記性甚佳,想起當年在課堂上的學到的理論,勉強說出課文的大意。但他記得的就只有這麼多,箇中的細節,當然是全數拋諸腦後。

「這就是了!其實那位張小姐也做得不高明。後來還說給你爭取『加盟費』云云,更是畫蛇添足。」華哥大笑起來。他曾在投資銀行裡工作多年,對財務機構的運作十分瞭解,現在雖然投身教育界,但還與商界的朋友保持聯絡,對「行情」仍是十分熟悉,當然知道近身經濟環境惡劣,大小企業都在削減成本,周偉傑這個後輩小子,是很難爭取到「加盟費」的。

周偉傑嘆道:「我不過是一個普通銀行職員,並不是高層,又怎會這麼容易便爭取到『加盟費』?如今經濟前景不明朗,公司為了節省成本,都不會太進取,就是一般高層也未必會有這樣的待遇呢!她這樣說,不過是要我患得患失,忐忑不安而已!掛斷了電話後,沒多久又致電給我,還假裝已嘗試替我向雇主爭取『加盟費』。嘿!其實她根本沒有致電給雇主,只是在演戲!她事前又怎會不知道雇主是否願意給予『加盟費』?她只是假裝替我想辦法,從而爭取我對她的信任,最終也不過是要我放棄額外花紅,及早到新公司上班,好讓她的佣金『袋袋平安』!」得到華哥的指點後,漸漸豁然開朗,明白當中的來龍去脈。

「正是!這就是獵頭顧問的真面目。」華哥打趣的說。

華哥忽然沉默了一會,想必是在品嘗那美味的「朱古力咖啡」,又說:「但嚴格來說,私募基金也不是她的雇主。她,才是自己的雇主!她靠佣金為生,在你們中間上下其手,只會為自己打算。所以你說私募基金一方是她的老闆,也只能算是答對了一半。她才是自己的老闆。」

周偉傑說:「獵頭顧問真的很卑鄙!」

「應徵者也不見得大仁大義,難道你們會真的為雇主打算嗎?你們為的也是自己。其實獵頭顧問的心裡也很不踏實。現在終於找到了人,可是,你們可以出爾反爾,明明答允了雇主,簽了合約,最後卻沒有出現。不是另謀高就,便是拿著新雇主的合約向舊雇主施壓,要他們升職加薪。就是去了新公司上班,也可以在試用期完結前辭職。若是如此,他們分毫也收不回來,可說是『白做』。」華哥素來喜歡從多角度作出分析。

周偉傑嘆了一口氣,說:「各人也只顧自己的利益,懶理人家的死活。」

「啊!差點忘了跟你說。私募基金既然願意替你賠償華資銀行的罰款,這筆錢不可能是『免費午餐』。張小姐有沒有說過相關的條款?一般的市場做法是,新雇主替你承擔與舊公司提早解約的罰款之後,你也要在新公司裡工作至少一年。若你一年之內離職,你是需要把錢還給雇主的。」華哥作出補充。

周偉傑大吃一驚,說:「是的!幸而得你提點。張小姐沒有說明相關的條款。我曾經聽朋友說過這種安排,但現在卻沒有想起來。這也是一個重要的考慮。」

「這個自然!新公司承擔舊公司的『通知金』,你則要到新公司裡『坐牢』一年。這當然要想清楚!在張小姐而言,她當然樂見其事。她可確保你不會在試用期完結前離職,她的佣金便更加十拿九穩了。在雇主來說,雖然多了一筆額外的費用,但亦可保證你為公司效力至少一年,不會只逗留幾個月便離開。這也是符合雇主的利益。」華哥進一步向周偉傑說明,為何雇主及獵頭顧問都想他立刻離職。

周偉傑沉思片刻,把華哥的論點重覆一遍:「那麼,雇主可能真的十分著急,工作堆積如山,所以不惜多花一點錢,亦希望我盡快上班。另一方面,它們可能其實還不算很焦急,只是希望透過作出一點賠償,確保我於未來一年內不會離職。兩個可能性同時存在亦可。」

「正是。總的來說,要你立刻辭職,這可能只是獵頭顧問的主意。亦有可能是雇主的意思。但雇主的想法,才是較為重要的,你應當設法弄清楚。若你不願意放棄額外花紅,雇主又不願多等你數星期的話,這宗生意便談不成了。談不來的生意,也不用再傷神。」華哥輕鬆的說。

周偉傑聽到華哥說「談不來的生意」,即感到坐立不安,心裡一驚,說「若獵頭顧問為了一己之私利來搗局呢?若我不答允她的請求,她大可替我把工作推掉,或在雇主面前說三道四,然後再介紹另一位應徵者給雇主。」

他雖覺雇主雖然未必等不來,但經紀亦可從中作梗,破壞他的好事,越想越感到忐忑不安。

待續。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