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偉《家族的故事.五》

前文:


其中有一段故事是這樣的 ──

在百多年前,禮言的家族還未衰落,那時族中有位十六七歲的小姐,父母疼得如珠如寶,每天的生活就是在家中讀書寫字,有時還與其他族中子弟在風水塘前的空地上玩。有一天鄰鄉的大族來了一班人,說是要與族中長老討論水鄉的貿易情況。在一班來客中,有位十七八歲的年輕公子,是來客的長子,已到了要學做生意的年紀。當來客在大廳中為生意談論得興高采烈,公子倒是有點無聊,便問准父親,讓他到出面閑逛。

公子走到大宅門前,那位小姐也剛好在宅前玩耍,就這樣,公子與小姐便不早不遲地碰上了。年代已經這麼遠,他們如何邂逅、如何聊起來、如何暗生情愫的詳情已不得而知。禮言只知道,自那日以後,公子時常借故到訪大宅,而小姐總也會在大宅外守候。他們可是相戀起來了嗎?禮言相信是的。時日長了,家中長輩也開始發現公子來訪的目的。

如果換著是普通人家,公子與小姐都已屆適婚年齡了,公子只要找人到女家提親便行,可是大家族偏偏有很多陳腐的老規矩。公子與小姐都不知道的,就是其中一條規矩規定他們兩家不能通婚,因為他們兩家本來是同一個祖宗來的,家族共分五支,後來族中長老觸犯朝廷天威,各支便因避禍而遷離故地,甚至改了不同的姓氏。但巧合的是,其中兩支都搬到了水鄉,只不過分住在鄰鄉。長老都知道兩族有共同的祖先,為了防止族人擾亂倫常,便嚴禁兩族後人通婚。大概是兩族族人相戀的事太罕有了,族中的年青一輩都未聽過這條族訓。直到公子對父親說要向小姐提親,公子才知道他們不能通婚。

事情至此,本來可以告一斷落,但無奈公子與小姐相識日久,已到了非君不嫁,非卿不娶的地步。他們便著手私奔的大計。事件的詳情禮言當然又不會知道的,不過二人的計劃後來的確開始了。公子與小姐在一晚乘夜逃走,怎知被人發覺。那晚天空澄明,有幾顆星與一彎新月,二人在田野間狂奔,家丁在後面拿著火把拉著獵犬追趕。公子與小姐見快要被愈追到了,便躲入穀倉關上門躲避,怎知還是被人家發現了。家丁圍著穀倉喊二人快快出來,漸漸穀倉冒出了濃煙,有幾根火舌從窗戶飆了出來,原來是公子與小姐點起火頭。那時四周沒有水,家丁欲救無從,火燒得穀倉與入面的貯糧啪啪作響,直到穀倉終於轟然倒下。事後家丁在廢墟中找了公子與小姐的屍體,二人擁抱在一起,被燒得面目全非,已是融為一體了。

「那後來二人的屍體怎麼處理?」嘉樂問。

「爸爸說二人的屍體被燒得融在一起,兩族長老決定將二人合葬。」禮言澹然地答道。

嘉樂聽完這個悲劇,突然想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句說話。他覺得禮言說的故事,雖然沒有詳細的細節,但他覺得一切恍如歷歷在目。尤其是當禮言說到穀倉大火一段時,不知是否坐在太陽下過久了,嘉樂覺得頭髮下的頭皮被烤得火燙,肌膚灼熱,低頭一看手臂,都被太陽晒得發紅了,整個人就像被火燒過一樣。

待續。

  • 黃可偉,線報博客,本地文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