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從「卡管」變成「拔管」》

前文:


台灣教育部終於對於是否聘任管中閔的風波作出決定,以「學術倫理及基本誠信未被彰顯、有經濟法律上重大利益未迴避的適法疑慮」為由,確定駁回遴選會選出管中閔為台大校長的決議,把「卡(住)管」變成「拔(掉)管」,引起台灣政學界震撼。「拔管」的理由,回到了當初卡管的原點,指管中閔「違法」兼職台灣大哥大獨董的問題。

至於管中閔能否再選校長,教育部的說法明顯一變再變。教育部次長林騰蛟回答記者問題時,提及若管重選,且資格上也沒問題,若再選上,教育部就會聘任;但教育部給傳媒的資料附件「台大校長遴選爭議案的法律研析意見」中,提及「建議教育部不予同意聘任案,以期慎重,台大應重新辦理遴選程序,且管中閔違法兼職既然已經事證明確,依法自不得再參加遴選」。吳茂昆隨後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有關管中閔的違法事證,遴委會必須認定及處置。換言之,政府已經認定管是違法,校長遴委會必須「DQ」管氏。

至於「先於台大正式同意前違法兼職」這一點,有學者指出,依據台大臨時校務會議時公布的統計資料,兼職案大都無法在兼職前通過,三十七宗兼職案中,有三十五宗屬於後送的「學校同意公文」。教育部認為大學校長是學校的領航人,大學校長的遴聘,要接受較高道德標準的檢視,但教育部長是「全國教育體系最高領導人」,也不應該一起「接受較高道德標準的檢視」嗎?吳茂昆在連環中箭後,被爆在東華大學校長任內與教授、學生聯手,未向學校報備(該學生已向東華大學承認沒有報備)就到美國成立公司,把東華大學的發明用作申請專利。吳茂昆一隻手指指向管中閔,但四隻手指卻指向自己。

其實教育部在四月成立一個「跨部會諮詢小組」審議管中閔的赴陸兼職爭議,其正式名稱為「管中閔教授赴大陸地區從事學術交流等活動適法性疑義諮詢會議」。小組成員名單終於曝光,其中有法務部、陸委會、人事行政總處的官員,另外所邀請的三位「學者專家」亦有不少奇怪的地方:其中一個就是當上部長的吳茂昆;而台北教育大學教務長周志宏不單是現任中選會委員(二零一七年提名及通過),二零一五年亦獲北京大學聘任為教育法研究中心研究員;而前世新大學校長賴鼎銘,亦曾被馬英九提名為監察委員,只是立法院沒有把提名排進議程,隨著政黨輪替而胎死腹中。

吳茂昆出席電台節目,被問及會不會覺得擔任諮詢小組成員跟接任教長是敏感的?吳茂昆回應是「我完全沒想到這一點。這兩者之間沒有關聯」。筆者感到吳茂昆這個回應非常奇怪,因為他認為「諮詢小組成員」與「接任教長」沒有關聯,但作為參與這個「跨部會諮詢小組」的成員,豈能沒有意識到要處理這個「卡管案」呢?難道吳茂昆精神分裂?

民進黨以及綠營相關學者,已經開始陸續跳出來支持「拔管」,例如:聲援因參加黨外運動遭退學學生的運動「自由之愛」的參與者,立委段宜康在 FB 中質疑,「如果自治是即便違法,主管機關也不能介入;我對孩子的媽宣布自治」;以「遴委會聲明未經委員同意就見諸媒體」為由請辭台大校長遴選會委員的沈冠伶,還有其丈夫陳英鈐,他經蔡英文提名而成為中選會主委,也曾以「黨外人士身份」,出任民進黨廉政委員會委員;政大副教授林佳和認為「擔任企業獨立董事與資訊是否充分揭露,和去演講忘了說或是擔任一些小職務不能類比」,林佳和曾參與蔡英文大選時勞動政策小組,亦曾被徵詢過出任勞動部長。

官方媒體中央社報導,台大退休教授黃武雄認為這事是遴選程序出了問題,違反利益迴避原則,因為「一些台大教授與學生」公開提出質疑,教育部開始釐清遴選的程序正義,顯然這並非教育部無端伸手介入台大內部事務。教育部給了台大自主解決內部重大爭議的機會,台大校務會議卻用議事干擾,封殺所有釐清的提案云云。不過中央社沒有告訴大家的是,黃武雄其實是民進黨前雲林縣長,現任雲林區域立委蘇治芬的丈夫。

在之前管中閔被爆炒襲風波的時候,海外的獨派學者就提出一個報告,認定管中閔抄襲,甚至認為台大對管中閔抄襲的誠信認定等出現問題,「沒有勇氣推翻已決定的結果」等;也有不少獨派教授與學生,把希望寄託在召開臨時校務會議,推翻選舉結果,結果校務會議擱置提案後,又找出一些「網路證據」證明管中閔在大陸兼職。其實這就是獨派的政治性格,對於已經定論的事,不惜翻箱倒櫃,緊咬一些枝微末節的事,以求翻盤。

從「卡管」變成「拔管」,不論教育部如何強調是「誠信、道德」的問題,已經變成「先射箭再劃靶」。至於管中閔的回應、吳茂昆在「拔管」後公開揚言「學術沒有真正的民主」等,由於篇幅所限,我們下集再談。

  • 蘇景仁, 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