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楊岳橋玩忽職守.罪無可恕》

身為公民黨黨魁的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在三年前的補選中自喻為「關鍵一席」,到最近的星期三,竟然因為自稱一直聆聽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發佈的記者會,而趕不及出席會議,導致其「收回單程證審批權」的動議無法提出,其「關鍵一席」變「關鍵缺席」。議員一個任期通常只能抽獲一次的議員動議機會,就這樣付諸東流。

楊岳橋失場,本身已經是玩忽職守,毫不尊重議員身份。不少議員在任期內都把握幾近唯一的一次動議辯論機會,讓自己關心的議題可以獲得在席議員討論,甚至透過立法會共同力量迫使政府跟進有關問題,改善法例和政策安排。單程證審批權,在民主派內部已經有共識,應該向內地政府取回審批權。固然這些議案每當提出,即使民主派內部,光譜不同者也會就其中的用詞而針鋒相對,議事堂成為大家辯論的場地,不過最少動議人都要在席提出其動議,否則大家又如何開展整場辯論?

楊岳橋貴為大黨黨魁,理應比其他議員更具有政治觸覺,可是星期三的事,基本上是一個「新丁」議員也不會犯的錯,沒有議員會因為一個可以隨時翻聽的記者會而忘記出席自己提出的議案的辯論。最好方法,就是自己一直坐在議事堂,直到議案正式動議的時刻。更大罪的,就是他提出動議辯論時已經約了傳媒茶聚,介紹他將在議會所提出的議案及跟進工作,預早提高傳媒與市民的期望,使大家集中注意力看看各議員和政黨在這議題上如何表態。可是,最終竟然因為這個低級、低智的失誤,傳媒和市民的注意力反而集中在楊岳橋身上。楊岳橋需要負上最高的政治責任。

在其他地方的議會,如果做出這種錯誤、玩忽職守的行為,楊岳橋早就議席、黨籍都不保。可是香港這類人仍然安坐議會,每月領取九萬八月薪。下屆選舉,相信他躺著也能當選,市民縱使希望懲誡他,但在比例代表制之下,他必定可以夠票順利連任。這也是香港政壇的悲哀。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