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印《林子健是如何煉成的》

林子健這個名字在政圈中是個甚麼樣的概念?坦白說就是沒有概念,因為根本無人知曉。在他自稱被捉走前,根本沒有人知道他是誰。在這之後,他就是可憐的象徵,一事無成要造假的可憐蟲,每個政治人物的惡夢。

記得當日他站岀來開記者會時,筆者正在和某些民主黨的黨員午膳,大家說看到當日早上公佈岀來開記者會的陣容,都猜到大概是林子健「岀招」。這次的文章就和大家分享一下林子健是如何煉成的。

這位連區議員也沒做過的民主黨元老,從十八歲成為民主黨創黨最年輕黨員的時候就沒有幸運過。在「兩老」華叔與李柱銘的年代,民主黨的黃金歳月中,也沒能當上任何公職,基本上可見他的能力是如何不被信任,當上了權力核心的中常委也毫無建樹。

在政圈上不了枱面,大部份人也許會當個幕僚或另謀高就,好些人後來都混得不錯,但林子健卻選擇繼續在政圈當中浮沉。也許是無知的理想主義令他堅持?又也許是某些有心人士一早看上這顆棋子,才把他留住。

二零零五年,民主黨「真兄弟」事件爆發前,司徒華把林子健放到改革派當內應,後來民主黨的內鬥浮上水面。許多改革派把矛頭指向林子健,主流派亦沒有還他公道。就這樣,他被最親愛的司徒華岀賣。

後來聽聞他因為參與一些基督教的政治事務絕食抗爭,從結果看來,就是沒有任何反響,事實上基督教有這麼多有名氣的政治人物,又如何輪到一個林子健呢。

二零一六年,林子健參與民主黨副主席選舉,接近全數大佬級人馬和元老表態支持,最後依然慘敗。聽一些民主黨的朋友說,那些叫禮節性支持,那些議員私底下還是叫大家不要投林子健一票,就由得它自生自滅。林子健亦在此第一次宣布退出政壇。

後來嘗試,他召開記者會宣稱自己被國安扣押,又腿釘十字架,又講自己的球星卡片生意。至今相信扣押事件是真的人,大概就是出於同情心不忍揭穿這一個可憐人的謊言。又記得當日午餐時那位民主黨的朋友說了一句總括:「他一生只想上一次 A1 頭版,又何苦揭穿他呢?」

有些人選擇用謊言去換取好生活,有些人只能用謊言去為自己換取多一點尊嚴。政圈是吃人的圈子,總有些人永遠只能當被吃的。

  • 法印,多年投身政治幕後及公關工作,見盡爛人爛事。近年重投學海,在亂世中做一個迷途小書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