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民主與獨裁思想在台灣的對決》

一直說台灣是華人社會民主的楷模,但近年的發展,尤其是四名綠營元老發表公開信對蔡英文逼宮,令我看到民主思想與獨裁思想在台灣的對決。未來幾年,台灣社會面對嚴峻考驗。

不要誤會,我這裡說的對決,不是指民主的台灣和獨裁的大陸的對決,而是每一個人心中的民主思想和獨裁思想的對決。是心魔之對決,而不是大勢之對決。

每一個人的大腦裡面都有樂樂(Joy)、憂憂(Sadness)、怒怒(Anger)、厭厭(Disgust)和怕怕(Fear),人總是矛盾統一的。我不相信有人的大腦 100% 就是民主的成分,也不相信有 100% 就是獨裁的成分,只是在不同的時期由不同的角色唱主角而已。我想說的問題是,為何在這四名綠營元老的公開信裡面,他們為了捍衛民主,卻充滿了獨裁意識呢?這讓我看到,在中美兩個大國對決的年代,台灣處在夾縫之中,面臨嚴重的精神分裂。到底你是要以獨裁實現民主?還是要以民主實現獨裁?誰才是手段、誰才是目的?

公開信為了拯救所謂「台灣派」,不好說「台獨派」而已吧。信中說「台灣門戶洞開;四都市長既是『九二共識』又是『兩岸一家親』,從南到北連成一氣,台灣形同不設防的國家,中國勢力排閥而入,必如水銀瀉地,無孔不鑽,台灣的國家安全閥眼見就要失靈了」,然後又說「為了阻卻中國統戰、遏制裡通敵國的惡苗孳長,有而且只有強化在握的行政與立法權之一途」。

我一直認為,民主與敵我是水火不相容的。如果你真正尊重民主,那只有對手,不存在敵我。我欣賞一句話「我沒有敵人」,但在你這封公開信裡面,看到了滿滿的敵我意識。四都市長也是民選的,選民選了支持「九二共識」、支持「兩岸一家親」的人出來當市長,這不是民意?然後你就說:這些人不是「台灣派」,他們會「裡通敵國」。言下之意,支持「台獨」的民意是民意,反對「台獨」的就不是民意。為了阻卻這些人就要無所不用其極。

民主就是遵循主流民意的取向而為,就沒有敵我,更沒有敵國。既然公投獨立你可以買賬,為什麼公投統一你就不買賬了?為什麼你要說那些支持支持「兩岸一家親」的人是「裡通敵國」呢?就因為他們支持統一,就是敵?那對於另一些人來說,支持獨立也是敵了。敵我本身就是對立統一的。

蔡英文是遵循民主制度選出來的領導人,「台灣派」覺得她的存在危及台灣國的存在,就要把權力用盡,架空蔡英文,另找一個深綠的人來當行政院長,讓蔡退居幕後?可是選民並沒有選擇一個這樣的人來領導台灣啊,這樣做明顯是鉆機制漏洞,違背民意。用民主的形式選擇了一個人出來,卻行獨裁之實。

對照習近平對台灣的講話和綠營大佬的公開信,背後有一個邏輯是一樣的。習近平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但保持武力統一的威脅性。言下之意,你承認是中國人,我肯定不打你;但如果你不承認你是中國人,我就可以武力統一你。綠營大佬的公開信呢?搞出一個「台灣派」,現在「台灣派」生死存亡啊,雖然選擇蔡英文的人、選擇四都市長的人,都是在民主選舉裡面有投票權的,但他們不是「台灣派」,就是敵人。你是「台灣派」我給你民主,你不是我就要設法獨裁你。

看到了沒有,大陸和台灣是一盤棋子的兩邊,是一個連通器,兩邊的政治人物,他們大腦裡面的民主小人和獨裁小人,其實是屬於同一個平衡水平的。你覺得某一邊比較民主,完全是你屁股決定腦袋。

台灣的藍綠紅政治人物,跟香港的建制和泛民一樣,「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混口飯吃而已。往往一個政治人物,想去綠的一邊混飯吃,人家不給上位,混不下去就轉型去紅的一邊找尋角色。憑什麼說你吃的那口飯就是正義的,我吃的這口飯就是邪惡的?

要說大勢嘛,歷史的發展根本沒有價值判斷,不管你是民主還是獨裁,任何時候都是一種平衡,關鍵還是看能力。「台灣派」被逼到墻角,就大勢而言就是台灣與大陸經濟過去多年此消彼長造成的,無論綠營三頭六臂還是削尖腦袋,都逃不出這種大勢。未來,還看中美之爭。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