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獵頭交易.取捨.三》

前文:


張小姐沉靜了一會,才說:「四萬四千元,我可以嘗試給你爭取。香港區的人事部若然同意申請書便會遞給總部去批核。總部沒有問題,才會給大老闆決定。若大老闆認為這個數目太過份的話,整個過程又要推倒從來。所以,怎樣『開價』,也要想得清清楚楚。偉傑,交給我罷,我會為你爭取一個最好的價錢!」

得知他對薪金一項最為執著,語氣便不似剛才般強硬,可是,她仍沒有正式答允他「爭取四萬四千元」這個請求。

「四萬四千元,希望張小姐爭取到這個數目!」這次終於由周偉傑作出進逼。

「嘿!那就試試罷!」張小姐似乎終於屈服,只冷笑了一聲。

周偉傑認真的說:「謝謝妳!」強硬之際,仍不敢如張小姐一般毫不留情面。

張小姐舒暢的大笑起來,過了一會,又飛快的說:「我儘管替你試試。現在我們要先搞清楚要的條件。薪金是一個因素。職級只是『經理』,我想你沒有問題罷?另外,私募基金十分著急,要你立即上班,它們會賠嘗你因提早解約而產生的損失,這一點也沒有問題罷?除此之外,你在決定接受這份工作之前,還有沒有想知道或希望弄清楚的的事情?」

周偉傑只覺其實最主要的事項還是薪金,其他的因素都可以商量,聽她如「機關鎗」一般的把一系列考慮因素說出來,忽然心中一亮:「啊!似乎張小姐正在用上一些簡單的談判技巧,或許獵頭公司亦有相關的培訓課程給她!」他在大學的時候,曾讀過一個關於談判技巧的課程,隱約記得當中一些要點。

其中,導師曾教他們,先把需要洽談的事項列出,寫成一個「談判表」,把雙方對每一事項的重要性逐一作出評估。然後在談判時,再把每一事項分別按自己及估計對方所需,分為「可觀」、「合理」及「不接受」三個範疇,然後逐點討論。

這種系統性的分析及討論,可先檢視清楚自己真正所需及各事項的「底線」,亦可在過程中逐步理解對方所求。但凡交易,雙方都是各取所需;同時間,又要為自己想要的而作出「交換條件」。以這種較有系統的程序來談判,清楚的顯示出每一單交易當中,雙方所需要作出的取捨,最終使大家更容易達到「雙贏」的局面。

這個「談判表」在周偉傑的腦海中一閃而過,心中佩服:「她在心裡或在桌上,都應該有這樣的一個『談判表』!先找出我最關心的事項,然後測試我的『底線』。最後就是討論其他較為次要的事項了。唉!我面對客人之時,也會用上相類似的功夫。可是,現在等到自己求職之際,關心則亂,反而把所有要訣都拋諸腦後!」其實談判之法有很多,各有好處,在不同之情況及面對不同的對手,亦應該用不同的手段。她現在用的方法,是「先難後易」的策略,當最難的事項解決後,其他瑣事便會迎刃而解了。

周偉傑定一定神,說:「張小姐,應該沒有問題。對我來說,最重要是薪酬的調整。另外,我想再次弄清楚一點,我立即上班並沒有問題,但新雇主會否賠償我因提早解約而產生的所有損失嗎?」

早前雙方都集中火力的討論薪酬問題,對何時上班一事,其實沒有說得清楚明白。當中,較為關鍵的是,周偉傑現職的華資銀行要他在辭職之際,給予至少兩個月的通知,周偉傑若要提早解約,便要付出等同兩個月薪金的「通知金」作為賠償。此外,還有約五個星期左右,便是農曆新年。新年假期前,他便會獲發兩個月的額外花紅,若現在辭職的話,原本享有的花紅亦會失掉。若新雇主需要他即時上班,以上種種損失,新雇主會否全數承擔,都要說得

清楚明白。

「你現在解約,需要賠償雇主合共兩個月的『通知金』,這當然由私募基金一方負責。我已說過不只一遍了!」張小姐語氣帶了點不耐煩。

「張小姐,我明白。但我農曆新年前發放的花紅,也會因我現在辭職已失去。新雇主會補償我這方面的損失嗎?」銀行從業員向來對這份額外花紅特別看重,如今農曆新年也只是相隔一個月左右,就是新雇主一方的申請、審批、草疑聘用合約、按排入職前的準備等等,也不是一時三刻之內可以完成的事。

一般來說,新雇主都會願意多等一會兒。若它們真的等不及,應徵者要求它們作出一定的補償,也並非不合理。畢竟,急於聘請員工的是雇主,在原則上,當中衍生的一切損失,亦理應由雇主負責。當然,周偉傑在銀行的職級不算高,花紅賠償的安排並不常見。除非是高級管理層,賠償的名目或種類,可謂五花八門,什麼也可以拿出來談。

「什麼?雇主只會補償你提早解約的損失,合共是兩個月的『通知金』。周偉傑,你現在提出的薪金要求,是月薪百分之四十七的升幅!人家十分大方,已答允賠償你的『通知金』,你竟然還要人家補償你那還未到手的額外花紅?新雇主已給了你這麼多好處,你還不心足?」張小姐高聲喝罵周偉傑,又再次如前輩教訓後輩一樣。

「其實……其實……現在……也只剩下數個星期,若雇主不能作出這方面的補償,可否多等一會兒嗎?」周偉傑十分希望得到這份工作,但亦十分重視差不多到手的額外花紅,忽然給她一喝,心跳加速,但只好硬著頭皮的爭取,說話之際,已有點心慌意亂,口齒不清。農曆新年假期前所派發的額外花紅約六萬元,對他來說,可謂十分重要,實在很難要他放棄眼前這筆錢。

「我剛才不是說得很清楚嗎?雇主是十萬火急的!」張小姐補充。

「請問……請問對方何時要人?」周偉傑緊張的問。

「當然是越快越好!」張小姐大聲的喝他。

「那麼……那麼……總有個時間罷?」周偉傑清楚知道,一般公司就是急著要人,至少也要準備一、兩個星期。現在相隔派發額外花紅的時間,不過是五個星期左右。只要一收到花紅,便可立刻辭職。他總覺得這個時間上的問題,是可以商量的。因此現在雖是給張小姐嚇破了膽,但也得要弄清楚當中的細節。

張小姐急著說:「大概是兩至四個星期左右罷!無論如何,也是越快越好!」

周偉傑微感奇怪:「總有一個限期罷?又怎會是一個時段?若她們可以等四個星期,為什麼不可以多等一個星期?若要我兩至四個星期之內上班,等到那時,也差不多要放農曆新年假期了。為什麼一定要在長假之前上班?只差一、兩個星期也等不及?」越想越覺得奇怪。

「偉傑,我嘗試給你問一問,新雇主有沒有『加盟花紅』罷!」她一語既畢,即掛斷了電話。

「加盟花紅」又可稱為「加盟費」,是入職之際,即時享有的花紅,以此來補償舊雇主本來會給予的額外花紅,亦是市場普遍接受的做法。可是,近年經濟不景氣,公司不願花錢,加上周偉傑的職位不高,要爭取到「加盟費」,實是談何容易?

周偉傑臉上帶著一絲苦澀的笑容,暗想:「我又不是球星或明星,又怎可能會有『加盟費』?這不是開玩笑嗎?」他的心情再次「直插谷底」,短短數小時之內,實是忐忑不安。

他定睛看著手提電話,希望張小姐盡快致電給她。一會兒又想:「四萬四千元,著實不是少數目。雖然放棄了六萬元的花紅有點可惜,但難得可以加入私募基金裡工作,這可是十分難得的機會呢!只要工作約四個月左右,薪金增加的部份,便能抵消六萬元的損失了。」

他畢竟是會計師出身,且心算甚佳,片刻間已計算出當中的得失。

可是,周偉傑一轉念間,即拿計算機出來弄清楚:「唉!但六萬元著實不是一個小數目。雖然月薪是提高了不少,但年薪的加幅為百分之二十,每年增加的金額是十萬二千元。但因轉換工作而失卻六萬元,即新工作於首年的真正加幅,就只有四萬二千元,那不過是年薪百分之八左右的升幅!而且,我對華資銀行的額外花紅十分有信心,但新雇主的花紅是否真的有兩個月?若然最終不足兩個月的話,我可不是『明加暗減』、『賠了夫人又折兵』?」

他正自苦惱間,只過了一會,電話鈴聲又再次響起,屏幕上,並沒有「來電顯示」。

「我已替你打聽過,雇主不會有『加盟花紅』給你。整間公司,就是高級管理層,也不會有這樣的待遇。像你這般低級的職員,更加不可能有!你如果要接受這個機會,就只好捨棄你那兩個月的花紅了。」張小姐工作效率奇高,只過了約十分鐘,便已得到人家的答覆。

「那麼……他們多等一會也不行嗎?」周偉傑這樣問。他只覺得一顆心,像是跳了出來一樣,已感到有點喘不過氣。

「當然不行!偉傑,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只要你好好把握,你便可以真正投身私募基金這一行裡,從事財務分析員這個理想的工作。你的眼光將會更加擴闊,工作前景也會得到改善,我相信這也是你多年來盼望得到的。在私募基金裡學到了本事,哪怕賺不回來區區六萬元?大老闆給予你『入行』的機會,更考慮替你賠償『通知金』,難道你就不能拿一點誠意出來嗎?而且,我可以嘗試替你爭取月薪百分之四十七的升幅。我們做生意也好,找工作也罷,很多時候,是需要作出取捨的。」張小姐的聲線漸漸低沉下來,語氣也忽然改善了不少。

周偉傑聽到「取捨」一詞,心裡一震,感到萬分矛盾,不知如何決擇,即變得沉默起來。

「就這樣決定罷!雇主那方希望立刻得到你的答覆!」張小姐一如而往,希望他即時作出決定。

過了一會兒,周偉傑仍感到難以決擇,想起「華哥」一直以來給他的叮囑,堅持在關鍵的事上,絕不在還未想通想透之前妄下定論,只說:「張小姐,我需要多一點時間去好好想清楚。現在已差不多六時了,今天是星期五,我下星期給你一個答覆罷。」

「也好,你下星期一早上給我一個答覆!」張小姐又再逼迫他起來。

「嗯。好的!我們下星期一再談罷。」周偉傑雖似是同意她的建議,但自己所說的是「下星期一再談」,而不是「下星期一早上給她一個答覆」。兩者之間,分別頗大,但他含糊其詞,張小姐也沒有功夫理會他,只再補充一遍:「你下星期一早上給我一個答覆罷!」便即掛斷了線,依舊堅持自己要對方答覆的「指令」。

周偉傑在六神無主之際,只能採取這個「拖」字訣。

他隱隱覺事情有點蹺蹊,似乎張小姐給的資料也不齊全,而且可疑之處甚多;跨國金融機構聘請員工,手續需時,一般雇員的辭職通知期由一至三個月不等,為什麼這間私募基金的限期,竟會是兩至四個星期這麼古怪?銀行職員轉換工作,多數也不會先辭職,後找工作。所以一般來說,雇主也會願意等候雇員一至三個月的時候。而且對雇主來說,最重要的是要找到合適的人才,就是十萬火急,也不會連幾個星期也等不來。

到底私募基金一方,為何這麼著急?

財務分析員又不需要替公司找生意,主理的是對內的分析工作,相比前線員工來說,其急切性較低。而且,這個職位是在現有架構中新增的人手,亦沒有新舊交接的問題,亦即在工作上,理應暫由原來的員工負責,就是再急,也不差那一時三刻。

此外,數星期後,便是農曆新年假期。若他真的在兩、三個星期後便上班,不用多久,便要放長假期,就是提早上班,也是無濟於事。雇主為何不可以多等他一會,讓他在長假期後才上班?為什麼堅持要他立即辭職?他躺在床上,心裡充滿了疑問,已過了不知多少時候。

忽然之間,手提電話又再次響起。

待續。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