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煌《同性愛戀者.真正需要的是愛》

消息傳來,一名自認為「非二元性別」的英國「時男時女」的「男性」銀行家獲《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選為「商界百位頂尖『女』性」之一,惹來不少批評。且說,「商界百位頂尖男性」選舉同時進行,而該位「男性」卻選擇在女性的名單上出現。

近來,「同性婚姻」又在港台兩岸興風作浪。支持與反對「同性婚姻」的雙方再一次掀起文化戰。在台灣,雖然保守派勝出「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公投,使「同性婚姻」合法化無望,但是,2017 年大法官會議宣告現行台灣法律規定同性伴侶無法結婚乃「違憲」行為。在香港,立法會近日也就「研究制訂讓同志締結伴侶關係的政策」展開辯論。與此同時,就在今年,香港終審法院裁定英國女同性戀者勝訴,外藉同志可為於國外「民事結合」的同性伴侶申請受養人簽證。當然,法庭亦明確指出,該案並不涉及同性伴侶有權根據香港法律結婚之說。

話說,1989 年丹麥率先允許同性民事結合,即政府承認婚姻以外的另一種的伴侶結合方式。其後,歐洲和其他國家相繼效尤。而在 2001 年,荷蘭更首度容許「同性結婚」。其後,容許同性領養並成為孩子的合法家長。有鑑於國際上(以西方為主國家)有進一步承認「同性結婚」之趨勢,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杜哈宣言、歐洲人權法庭分別在 1999、2004 和 2014 強調不承認『同性婚姻』為基本人權,而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更特別在『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解釋中對婚姻權利明確的定義為「單純一男一女的自願結合」。目前,國際公約與組織在同性戀問題上多強調的是「反歧視」與「除罪化」。對此,本人表示贊同。

同性愛戀或許有天生的因素,但本人認為其中不少的同性戀者,意在藉著改變一男一女的戀愛方式向政府、向社會以及向傳統提出公開的挑戰。前港姐吳綺莉女兒十九歲的卓林宣布和三十一歲同性女友已於加拿大多倫多結婚,網上拍片大叫:「我是成龍的女兒」。就這一個簡單行為,或許是對其父親在自己成長過程中的缺席提出控訴。本人猜想,由於她自己從來没有獲得過無條件的父愛與如山一般的依靠,她更能感受到其他女性對男性關愛的渴求與畏懼,因此她放棄了化身為一個保護者給予別人關愛,毅然選擇以自己的人生作為賭注,向社會提出控訴。雖然我們未必認識,但從表面的資料也能感受她對愛的渴求、對男性欠缺信任、對原生家庭的不滿以及對社會的反抗。

立法會的討論論及一夫一妻。雖然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甚至有人認為中國古時便是一夫一妻(多妾)制。無論如何,根據《婚姻制度改革條例》,1971 年 10 月 7 日始後,在香港締結的婚姻意指一男一女自願終身結合。本人贊同「一夫一妻,一父一母與一生一世」才是社會的主流價值,不能被取代。

同性伴侶也發現自己需要有孩子,因此需要辦理「領養」這一後續手續。由此可見,同性伴侶也明白同性是無法繁衍下一代,一男一女的結合才是大自然客觀規律。在高唱「大愛無邊」的同時,只有真正結婚並養過小孩的人才能真正體會自家孩子與他家孩子的分別。不錯,每一個家庭都有自己難唸的經,但可以肯定的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家庭將不可避免地帶來更多的親子問題。

大家都知道,男和女在體徵與性格等方方面面皆大有不同,性別的差異使爸爸和媽媽在孩子的教育過程中產生不同影響。雖然不少人認為子女教育是母親的責任,但是,亦有更多人看到父親在孩子教育成長並成就健康人生的過程中是絕對不可缺失的。當然,自然缺席是無奈的,是無法為人意志所控制的,但是,倘若下意識造成某人在成長過程中缺失父愛或母愛,等同在下一代身上複制自己人生。

在同性婚姻合法化這場文化戰爭中,支持者或許需要好好地想一想,是否為一已需要,是否為少數個體的訴求,而不惜一切代價反轉社會價值根本與自然客觀規律。同時,亦希望更多人能看到,解決同性婚姻問題的根本在家庭的「愛」,而不是社會的「法」。

  • 丁煌,執業大律師、經民聯成員、 亞太聯盟總商會總法律顧問、深圳大學基本法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城市智庫成員、西九新動力專家顧問(法律)、獨立非執行董事協會新經濟專責小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