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輸打贏要、刷存在感的蔡英文》

在一月一日,蔡英文首次發表元旦談話。翌日,習近平在北京就《告台灣同胞書》四十週年發表談話,蔡英文在下午亦提出回應。在九合一大選民進黨大敗後,蔡英文也還沒能夠吸取教訓,急於跳出來刷存在感,而且輸打贏要。

蔡英文上任兩年多以來,首次在元旦談話。民望低落的蔡英文被視為刷存在感,讓國人感應到她的存在,亦為翌日習近平的談話打預防針。其談話提及「這場選舉的結果,絕對不代表台灣基層的民意想要放棄我們的主權,也絕不代表台灣的民眾想要在台灣主體性上做出退讓」,這樣一來豈不是,民進黨選前說投票給民進黨是守護台灣,選輸了以後就講台灣民意不代表這樣那樣。

民進黨在再次執政以後,堅持只提「維持現狀」(儘管是表面上的),不提九二共識。我們當然知道台灣人民不會放棄其主權,但即使九二共識都是台灣主權的表現,因為九二共識是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內容各自表述,只不過回歸到憲法的根本精神。

蔡英文在談話中也提及「三道防護網」,分別是民生安全防護網、資訊安全的防護網、兩岸互動中的民主防護網。其實蔡英文是希望在習近平的談話發表前先刷一下存在感,而所謂資訊安全防護網,她針對了「來自對岸的假訊息」,也還是沒在選舉中汲取教訓,把一切不利民進黨的就視為「來自對岸的假訊息」,無視自己政權存在根本問題。

蔡英文翌日下午針對習近平的談話,終於正式開口說出不提九二共識的理由,她說:「我們始終未接受九二共識,根本的原因就是北京當局所定義的九二共識其實就是一個中國、一國兩制」,又說:「中國必須正視中華民國台灣存在的事實,而不是否定台灣人民共同建立的民主國家體制」。

但問題是,一個中國對於中華民國而言,又有甚麼問題呢?因為現行中華民國的憲政主張大陸根本都是中華民國的領土,而九二共識就是在一個中國之下,雙方對自身的政權各自表述。蔡英文提及「中國」與「中華民國台灣」,根本就已經違反了中華民國憲法及中華民國論述的精神,而且還偷渡到一中(中國)與一台(中華民國台灣),已經是隱喻台獨。

蔡英文把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連在一起,也屬於偷換概念,因為習近平的講話中,九二共識是統一的大方向,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只是北京方面提出的統一方法而已,並沒有把兩者直接連結在一起。台灣方面可以提出不同的方法或直接指出自己對一國兩制的疑慮。

蔡英文在差不多十八年前,在接受訪問的時候提出以下的講法:「這麼大的決策,你不可能替人民決定。人民的思考是會改變的,喜好是會改變的,受客觀環境影響很大;在沒有決定之前,怎麼確保人民有最後決定的權力… 我如果做教授,或許我有我的偏好,可是,如果我是政府的決策人,我不能有偏向個人的想法。」

問題是,蔡英文明顯是偏向其個人的想法,堅持不提九二共識。蔡英文及民進黨經常說「我代表新的民意,新的民意就是不提及九二共識」,不過贊同九二共識的韓國瑜當選了,反對九二共識的陳其邁大輸十五萬票,提倡九二共識的國民黨的總得票比民進黨更多,再加上被民進黨扣紅帽的柯文哲,到底哪邊才是新的民意呢?

習近平提到,「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性人士,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廣泛深入的民主協商,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蔡英文的回應提到「必須是政府或政府所授權的公權力機構,坐下來談,任何沒有經過人民授權、監督的政治協商,都不能稱作是民主協商。這就是台灣的立場,就是民主的立場」。

其實,馬英九當年與對岸協商,難道馬英九不是經過人民授權選出來的總統嗎?立法院不是經過人民授權選出來的監督機構嗎?為何要支持太陽花佔領立法院破壞民主體制?因為民進黨反對服貿,但因為自己在立法院票數不夠,於是用盡一切方法達到自己的目的。輸打贏要,蔡英文最擅長,因為無論選舉輸贏,她自己都可以宣稱自己代表民意,對方就是背離民意。自己是守護台灣,對方是出賣台灣。自己是正義,對方是邪惡。

對「政府對政府」協商的堅持,蔡英文老早在當陸委會主委的時候,已經有這樣的想法。不過問題是,當北京的執政黨跳過台灣政府,直接向台灣政黨與人民團體招手的時候,你蔡英文用甚麼方式去阻止?立「國安法」還是「防止通共法」?北京這樣的做法,如果真的成功把台灣非綠營政黨團體拉過去談,而且又成功談好的話,是會動搖台北政府的管治基礎。九二共識本身就已經模糊化,北京在民進黨上台後重申九二共識,本希望留有餘地,但台灣方面對九二共識不再提及,而且更視之為親中的「通關密語」,結果現在習近平進一步再提倡終極統一,更收窄了台灣的活動空間。

蔡英文到現在再講民主,亦無法動搖到大陸。因為民進黨近兩年來的執政作為是走民主的回頭路。談到「鞏固民主」,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