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外國友人生意第一天條:不要和中國公司來往》

年頭年尾,聚會特別多,兩個外國朋友酒口吐真言,不勝唏噓。

一)

背景:因工作關係,和東南亞及歐洲朋友食下午茶,席間他們帶來兩個生意人,都是移民外國廿年多的中國人。

內容:談到香港,我講到主權移交(不是回歸,回歸俾大清定民國?)後中國化問題。

一個中國移民問:「不是一國兩制嗎?怎會中國化?」

我說:「一國兩制?傻瓜才會信。」

另一個問:「才廿年,那麼快?」

我答:「香港人自己也有責任,但你想想每天一百五十個殖民,十八年下來多了幾多中國人?」

她嘆了口氣:「是的,中國及中國人其實不可信。」

然後他們呻了一大堆在中國做生意中過的伏。現在,兩個已外逃的中國移民,生意上第一天條:不和中國公司有來往。

二)

背景:同桌有個芬蘭女士(在亞洲做野十年八年)講左一席話。

內容:為什麼香港以前是如此有影響力?而現在呢?到中國手上後,一切真的是一個錯誤。

「一個文明的地方和一個不文明的地方結合,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水平、不同的標準,香港人的選擇是什麼?為甚麼只是等待被搞壞?

「我在中國工作了兩年,每次去香港,我覺得呼吸好了,重獲生機。

「我很失望,早幾年的抗議活動,沒有取得任何成果。香港以前更英國,更自由。現在,糟糕的人太多,只是坐在這裡,什麼都不做,接受中國給的屎。

「現在香港太緊張、每個地方都很狹窄,令人感到窒息,在街上、地鐵、購物中心,人們比以前更不禮貌,太粗魯了…(下省)

「生意上,中國公司基本上偷呃拐騙、關係佈局用齊,對手難以全身而退。銀行同政府既印鑑,都只是幾蚊一個,要呃人太容易。」

這些經驗,都是多年在中國、香港打滾過的朋友真言。有時,真的難以理解,為何還有那麼多香港人愛中國化。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