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ena《論中國式限高杆:格殺勿論》

近期中國大陸發生兩宗比較受關注的限高杆致死事件。一宗在十一月發生在江西,少年把身體伸出汽車天窗,結果撞上限高杆而死,本身不是限高杆撞到車體的問題。另一宗則在十二月底發生在武漢,整輛大巴上層前三份一被割開,一死七傷,可以想像坐在巴士上層、突然迎面一條頂天立地的大鐵塊破車而入把幾十個人腦子撞成紅油豆腐的情境。

筆者逛內地網絡,看了很多網友的主流觀點就是:限高杆在天橋匝道入口,而天橋不能承受大巴和大貨車重量,因此設限,是司機違規在先,政府沒責任。

這麼一種「法治觀」叫筆者很擔心:只要目的是排除非法行為就可以用任何手段,非法即無人權。

那,我們不如發揮一下想像力。限高杆還是太斯文了,不如弄個超重超高超速即爆地雷,連人帶車炸成血霧,阻嚇力震懾力妥妥的。自己違規在先,革命不是請客食飯,不作死就不會死。

對嗎?

如果認為有哪點不對,那就是,罪不致死,不能用致命手段去處理非致命問題,哪怕是搶劫,如果不是持槍持刀,員警都沒權一子彈了事,因為被盜財產的產權不及犯人的生存權,何況一車無辜搭客。畢竟,司機可能走錯路,可能有事不得不上橋,不一定是刻意違法;如果路的前面是山洞或高度有限的建築入口,就那沒話好說了,如果前方只是天空海闊的大橋,明明可以安全上橋的,現在倒是人為設置一個致命的山洞口,好像《黃禍》開頭那段整車人頭被鋼絲齊察察的割下來滾了一地。

限高杆不是中國發明的。然而,筆者以「限高杆、Height limit」來搜索圖片,發現外國主要都是軟性連結的,用鐵鏈掛起來,而其剛性結構都如一般路牌那樣是輕型設施,有薄弱點,在正常車速下,即使真的超過高度撞上去它也只會火柴一樣斷掉,很難對車體造成嚴重損害。可是,武漢(以及中國各地)的這種限速杆,就是要你撞上去車毀人亡,換句話說,汽車超高格殺勿論。

  • 外國限高杆
    o 190102 b9aa
  • 外國限高杆
    o 190102 b9bb

  • 中國的一看即知要損毀車和人
    o 190102 b9b

  • 今次武漢意外
    o 190102 b9a

用這種限高杆就是用致命手段去處理非致命問題,本質仍是當局不把人命當命,個體權益包括生命權和人身安全,在管治目的下都可以四捨五入掉,而我們自己也不把人命當命,僅僅心存僥倖以為不會自己倒楣。

或者有人說,有些路段承重有限,重型車若果都駛上來,路面、橋樑早晚要垮掉,豈不也是致命問題,所以用致命手段沒毛病。有些甚至說,很多大貨車根本靠一般的杆欄不住,唯有把你的貨和車毀了才成。大哥,除非是豆腐渣,否則一輛半輛超重是不會立刻造成危險的,可以事後拘捕,不是軍事設施機密任何一個外人都要格殺勿論。沒有即時危險而用格殺方式,就是草菅人命。

這種法治觀念叫比例原則,刑法上則叫謙抑原則。就算嚴刑峻法也要符合嚴刑峻法的前提。

真要限速,大橋上弄些重型警車隨時待命攔截不就行了,如果說這樣有危險違法司機可能沖過去把人撞死,但那也是執法風險,沒理由把這風險轉嫁給無辜乘客。這也反映我們警力不夠的無奈,再說遠一點就是地方財政的事了,經濟和體制問體。不過,我的國不是很厲害嗎?不是創新大國拿下幾多國家的 5G 嗎?自動監察車重車高然後設置自動提升、自動降下的循序漸進減速帶(好像停車場出入口那種),對任何人都很安全。

也別說「只是為了攔大貨車,只會撞到貨,怎料到雙層巴士」。市政當局就應該考慮各種情況,大橋又不是鐵路隧道口,既然是大巴能「合理上路」的馬路,哪怕不是巴士線都應該考慮。當然了,現在武漢很多的橋面和橋底都不適合雙層巴通行,與其改建,不如取締這種交通工具,但這並非設置斬首式格殺限高杆的理由。

中國大規模現代化才三四十年,一代人,很多市政細節問題要今天才暴露出來的,暴露出來不是落後而是全面發展的象徵,沒什麼好避諱的,法律也需要不停革新。如果非要拿誰違法在先就解釋過去,那其實不是依法治國,是伊法治國,伊是第三人稱,魯迅就這樣用的。伊的法才是法,即所謂王法而已。誠然,現在很多國民心中的法還是王法,你敢說個不字?

  • Omena,少年中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