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少札記《2018 回顧》

到了一年的盡頭,我習慣寫回顧,寫的都不是世界大事,而是寫過去一年的博文回顧,反省一下自己所犯了的錯誤。這不是容易的差事。

我住悉尼西北區,過去四天在下午三、四時,氣溫都達四十度,早到了的炎夏,使人昏昏欲睡,想重溫這三百多天寫過的文不難,連同留言看就頗費時了。今年是開博以來產量最少的一年,平均三天才寫一篇,懶洋洋的。2013 年時,幾乎每天寫一篇,當年寫了 321 篇,今年只寫了 126 篇。當然,又不是爬格子為稻粱謀,寫的篇幅長短、數量多少也無關宏旨。

香港社會論爭的事總是沒完沒了的,使人厭煩,也使人提不起勁,我不單止少了參與,連留言也沒有積極回覆,因此也減少了與人爭抝。另一原因是社會矛盾不滅,社會衝突事件卻大幅減少了,所以連值得寫的題材也減少了。讀者的熱情卻沒有絲毫退卻。

勇武式的社會運動消失了,不論所持的是甚麼理念,一連串刑事審訊的上訴判決,已經把這種抗爭方法蓋棺。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方法無效,訴諸衝擊暴亂縱火的方法會身陷囹圄,在公共交通工具的座椅插針又不能引發社會恐慌,試圖進入議會又受到連番 DQ,港獨就更不消提,徹底被殲滅了,只能轉入地下活動。抗爭在節節敗退,這並非香港之福。

標少神經錯亂了嗎?我不是一直在罵衝擊及暴亂的人嗎?

我一直是主張權力制衡的,沒有制衡就只有獨大,獨大就會濫權弄權而不被抑制,就會肆無忌憚,就正如一黨專政一樣,一切都由黨主宰,所以宰了你你也哼不到一聲。如果我把一切罵我及提出異議的留言都刪掉,然後沉醉在沾沾自喜的自滿之中,作為一個博客,當然沒有問題,畢竟只是個人日誌,不會影響其他人,遑論影響社會;作為國家,把政見不同的人關起來滅聲,人民的福祉又怎會獲得合理保障?權力制衡可能會影響施政效率,但有了制衡才會確保政府不會弄權濫權。

我過去一年都寫了些甚麼?由第一篇講要「硬食」一地兩檢而至最後一篇批評律政司處理不檢控梁振英的手法,都是涉及法律範疇的東西,有趣的是,都要行政長官出來批評法律界。一地兩檢是個米已成炊難以解決的課題,所以唯有「硬食」,不檢控梁振英卻是極容易處理的問題,如果先外判索取獨立意見,法律界就不能對不予檢控的決定作批評,最強而有力的批評都不曾出現,事情就容易過去,社會又少了一宗不必要的論爭。可是,弱勢的律政司長卻要逞強,示威變示弱,儼然一個老夫子八婆,究其原因是其身不正,又不識書,所以一敗塗地。就算是強勢的律政司長,為了避嫌而索取獨立法律意見,也是個刀槍不入、彰顯公正、立於不敗的做法,何樂而不為?行政長官出來撐檢控政策,任憑你好打得,你估乜都識咩?民建聯那幾個出來助拳的,不鳴則已,一鳴曝醜。

過去一年博文也花了不少篇寫正審和上訴結果的預測和評論,也涉政治,也涉生活瑣事,人情倫理,吃喝玩樂,無所不包,連看過的書也胡謅幾句,這部落是生活的寫照嘛。感謝各位讀者的留言、指正、啓蒙、鞭策和點擊,我可以飄飄然向下一個百萬點擊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