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獵頭交易.取捨.一》

前文:


「喂!張小姐,妳好!」周偉傑只覺怦怦心跳,還未聽到對方的聲音,已急不及待的向人家打招呼。

這個電話,果然是張小姐打過來的:「偉傑,你知道嘛?你的運氣真好。我剛好與人事部說過。人家真的很有誠意,而且還十分大方呢!本來他們只會接受以月薪作為洽談的基礎。可是,若你能夠提供雇主給你的單據,證明你過去五年以來的額外花紅都是非常穩定的話,他們仍會願意考慮以年薪來作為的薪酬調整的參考。你能否提供相關的單據給我?」說好消息的時候,語氣亦忽然變得溫柔動聽。

周偉傑立時大喜若狂:「當然有!每年雇主給我們用來報稅的單據和每月派發的薪酬收據,我都有副本儲存在電腦裡,可以立即以電郵傳送給妳!」

原來他做事細心,由畢業至今,都會把公司給他的合約、大小通知及薪酬收據等記在電腦裡,以備不時之需。剛才給張小姐逼得緊了,還沒有想到自己有這些「證據」在手。

「很好!最好今天下班前可以給我。因為人家需要你盡快上班。一切的程序也得要快!」張小姐語帶威嚴的說。

周偉傑肯定的答:「沒問題!我一會兒就可以發一個電郵給妳!」

「你在家嗎?為什麼可以這麼快便整理好這些資料?」張小姐好奇的問。

「不是。我…… 我在公司,現在也很忙。嗯…… 只是我一直以來的薪酬收據,都會傳入電腦,再放在網上的私人檔案裡作為『備份』。現在以手提電話也可以從網上下載到這些資料,很方便的。」周偉傑所說的,當然是謊話,他自來所有資料,都儲存在家裡的電腦之內。

周偉傑本來仍是坐立不安,但聽到人家答允以年薪作為薪酬調整的參考指標,便即心花怒放。他討價還價的經驗雖然不算多,但在那間華資銀行裡當客戶經理已有五年,曾與不少企業高層交手,已非「吳下阿蒙」。他心情漸漸平復下來,更已想通當前的重點所在。他深知現時已到了議價的階段,雖然要清楚表明自己對這份工作的誠意,但絕不可以讓對方知道自己竟然請了假來應付這個面試。若對方得知自己這般重視這份新工作,自然會狠狠的「壓價」。若說自己一早已為了討價還價而準備好這些資料呢?對方也會猜到他其實是十分著緊這個機會的,議價之時也不會留手。所以,周偉傑在霎時間編出這個謊話出來隱瞞自己的想法。他說謊之時,仍是有點緊張,語氣也不甚肯定,但所說的,似乎又沒有什麼明顯的破綻。

張小姐懶理他的什麼「網上資料夾」,只急著說:「既然資料已在網上,可不可以盡快給我?」

「盡快罷!剛好我與客人有一個會議。開完會之後立即傳送給妳。」周偉傑為了把慌話編得合情合理,只好再多說一個大話。這其實也是為自己爭取多一點時間。

一來,這涉給薪酬調整的問題,非同小可,不可以隨便的答覆對方。二來,為確保資料無誤,也要把單據再看一遍。三來,他亦打算把自己預期的薪金及理據作一個總結,清楚列明在電郵之上。「白紙黑字」的表達,更可盡量避免在電話上「你一言、我一語」之際可能產生的誤會。反正對方也是希望自己在下班前把資料傳送過去,大約在傍晚時分回覆她就行了。

「無問題。你希望得到的升幅大約是年薪的百分之二十,對不對?」張小姐再次問。

周偉傑說:「是的!」答得斬釘截鐵。

張小姐又問:「你希望得到的金額是多少?以年薪計算是可以的。可是,人家也有額外花紅,大約是兩個月左右罷。人事部表明,你得要考慮這個因素在內,不可以假設人家沒有花紅!」語調越說越高,態度亦不甚客氣,就像是前輩教訓後輩一樣。

「這個自然,我會把這個因素一併作出考慮。」周偉傑認為新雇主的想法也算合理。

因為新、舊雇主的額外花紅制度,都屬於「沒有保證」的一種,每年公司仍有酌情權決定多寡。其實傳統以來,銀行或金融業裡,額外花紅佔薪酬的比重,相比其他行業來說,是稍為高一點的,所以從業員都對花紅十分重視。這二十年間,經歷過好幾次的金融風暴,金融機構為了節省開支,都不再保證派發花紅。當然,公司為了留住員工,雖然制度變得「沒有保證」,但一般來說,員工都會依舊獲得為數不少的花紅,只是公司在法律上保留這個酌情權而已。除非公司出現嚴重的虧本或員工表現欠佳,否則,每年花紅的金額亦不會相差太大。

張小姐急著問:「百份之二十左右,那麼,你想要的數目,大概是多少?偉傑,你要明白,新雇主給你的職位是財務分析員,你現在則是客戶經理。前線員工的花紅,總是比其他部門高的。」言下之意,似乎又想開始「壓價」了。

「我先把資料傳送給妳,再給予妳一個答覆罷。我也要計算一下。」周偉傑知道對方既然希望在下班前得到資料,所以自己也不用急於「開價」。

他做事向來細心,得長輩指點,但凡有大事要決定之時,無論如何,也會爭取多一點時間。想清楚之後,才會回覆對方,就是人家逼迫他,他亦不會輕易就範。既然是大事,也不差那一時三刻,若為了遷就對方而出錯,或會抱憾終生。

「什麼?還要等!你做事的效率要高一點才行。雇主可沒時間等你太久呢!」張小姐的說話,越來越不留情面。

「張小姐,不好意思。我與客人的會議差不多要開始了。請妳稍等一下。下班前,我會給妳一個答覆。」周偉傑以工作理由當為「擋箭牌」,在情在理,張小姐也是很難再逼迫他的。而且,「下班前」不過是數小時之後的事,等待回覆的時間也算合理。

「嗯,你盡快罷!機會是不等人的。」張小姐雖再無異議,但語帶威脅,仍是希望周偉傑越早給她一個答覆越好。她一語既畢,即掛斷了電話,連「再見」也懶得去說。

張小姐任職那間獵頭公司的總部在美國,且頗具規模,業務遍佈全世界,在行業可謂首屈一指。張小姐向來以自己的「美資背景」引以為傲,更認為美資公司的作風,當然是只看結果,凡事講求效率,絕不會浪費時間在禮節上。所以,她平時說話的時候,往往是單刀直入,咄咄逼人,毫不講情面;講「再見」之類的基本禮貌,當然是可免則免。

周偉傑收起手提電話,到收銀處結了賬後,便離開了茶餐廳。

他得知新雇主願意以年薪作為洽談的基礎,即放下心頭大石,感到街外雖然寒風陣陣,但陽光耀眼,在隆冬之中仍帶著一點暖意,頗感舒服。他心情漸漸輕鬆起來,頓覺得星期五的下午,似乎已帶有一點「假日氣氛」。他橫過一條馬路,沿著花園的路徑往前走,便回到家去。

他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入自己的房間裡,坐在電腦之前。他早已把張小姐所需要的資料整理好,只一、兩分鐘,便把所有檔案放在電郵之上。現在剩下最重要的,就是薪酬問題。他打算在這一個電郵裡一併給張小姐一個答覆。

周偉傑心道:「到底應該如何『開價』?」

他反反覆覆的在思量:「一般來說,若我心目中的價錢,是年薪的百分之二十的話,我理應開價百分之二十五才對。這樣才有一些討價還價的餘地。可是,張小姐早已『開價』百分之二十,現在不過是要我『還價』而已。嗯,畢竟人家本來是以月薪作為計算,現在才改為年薪,當中恐怕浪廢了她不少唇舌。」覺得對方說話之時雖然沒有禮貌,但工作效率甚高,若非得到她的引薦,又怎會得到這個機會呢?若不是她替自己向新雇主說情,又怎會如此順利?想起她的好處,心中已有決定:「何不老老實實同意這個年薪升幅百分之二十的建議?人家快人快語,我也無謂轉彎抹角了。若她『壓價』,我便盡量堅持罷。畢竟,若我的薪金提高了,她的佣金也增加,大家是有共同利益的!」想通了此節,即寫了一封電郵:

張小姐:

關於薪金調整事宜及過往薪酬之紀錄

妳好!附件一是我過去五年的薪酬紀錄,僅供參考。總的來說,現在雇主給予我的額外花紅金額十分穩定,每年一共是約五個月的薪金左右。

花紅於每年五月、十一月底分別派發一個半月,最後於農曆新年前派發兩個月。由於現在雇主的花紅一年派發三次,數額又是固定的,縱使是金融海嘯期間,銀行的盈利大幅倒退,但員工花紅的金額亦沒有減少。因此,我期望新公司在考慮薪酬調整時,可以把我現在的花紅一併考慮在內。

在薪金方面,我同意妳提出年薪百分之二十升幅的建議。我現在的薪金是三萬元,包括五個月的額外花紅,年薪是五十一萬元。百分之二十的升幅,亦即是六十一萬二千元。按妳較早之前所說,新公司給予員工的花紅大約是兩個月,每年的月薪和額外花紅,一共是十四個月左右。以此計算,我期望的月薪為四萬四千元。

我把薪酬調整的建議放在「計算表」附件二裡,僅供參考。謝謝!

周偉傑謹啟

附件:一、過往五年之薪酬紀錄;      二、薪金調整計算表

二零一三年一月四日

周偉傑用字也算客氣,但格式及行文十分簡單。其實當今世道,資訊發達,電郵的往來,大都不講求什麼格式,不少人的電郵,更是「沒頭沒尾」,連跟對方打一聲招呼的功夫也省掉。他仍堅持在洽談一些較重要的事情之際,在電郵溝通上保持最低限度的禮貌。他完成了這個草稿後,發覺仍有不少時間,便沒有即時寄出,只把郵件儲存起來。一來,他想再添筆潤飾,修改一番,二來是在餘下的時間,趁機好好弄清楚自己的想法。

這種不即時作出口頭回覆,好好想清楚後,才以電郵答覆的做法,是他一位好朋友「華哥」教他的。

周偉傑想起的「華哥」,到底又是何人呢?

待續。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