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律政司淪為權貴工具.撥亂反正要靠中央》

近日,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在處理前特首梁振英案件以及她與丈夫大宅僭建一案時,為本來已和諧而沉醉於聖誕節氣氛、又在歡樂之餘擔心中美貿易戰的香港社會,多添了不應出現的政治風波。一些社會人士更認為,特區的法治已被律政司司長破壞,律政司也成了包庇權貴的工具:只要是律政司司長本人又或者一些需要「保護」的權貴,就可以逃避法律的審判;一些人在「法律平等」面前,只會較普通市民更為「平等」。

要恢復市民以至國際社會對香港法治的信心,令香港在現時國際貿易環境的低氣壓下繼續通過一國兩制為自己以至國家尋找出路,無論是中央也好,特區政府也好,都應該作出一些及時的、針對性的決定去鞏固法治精神,而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徹底地處理好梁振英一案。

梁振英一直破壞法治基礎

回顧梁振英任內五年的施政,以及之後擔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政績,他基本上是將香港的法治用作自己的權力工具,甚至是政治迫害的手段。

首先,他在任時對於一些地區諮詢大會場外有疑似黑社會人士騷擾、襲擊「反梁」的示威者,他基本上視若無睹,也沒有加以譴責,檢控的只有區區三數單;雖「佔領行動」本身涉及一些違法行為,但是在一些「佔領區」發生的疑似黑社會襲擊「佔領者」事件,時任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時任警務署長曾偉雄,儼然成為梁振英集團的骨幹,沒有嚴肅地處理。

其次,在梁振英任內時常被談論的大宅僭建案,又或者他收取 UGL 五千萬元案,律政司一直採取「拖字訣」,直至梁振英卸任仍未作出處理。最終,由現任司長鄭若驊「放生」梁振英。更為過份的是,在律政司未「放生」梁振英前,他對評論 UGL 案件、批評他的人士大肆利用「誹謗罪」控告,大有利用法律手段去進行政治迫害、對異已「趕盡殺絕」、延續「好勇鬥狠」的作風。

上行下效,律政司就成了權貴、或者說梁振英的「御用打手」。去年,法院已判處多名涉及衝擊政府總部東翼的示威者應得的懲罰,但是,為了梁振英的政治利益,他的集團主要成員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竟然就各被告的刑罰提出刑期上訴,令各人被上訴庭「加監」,最終要勞煩終審法院「撥亂反正」,回復各人本來的刑罰。就此事看來,律政司的決定不但不鞏固香港法治,反而令自已淪為「打手」,也不顧及特首林鄭月娥當時極力營造的政局和諧。

要重振律政司以至廉署、警方的形象,令國際社會和本港市民重新相信法治,重新相信律政司會「捍衛法治」,則重新檢討不檢控梁振英的決定,是最重要的第一步。

當然,梁振英現位居國家領導人行列,地方的執法部門檢控中央級別官員,會存在政治問題。因此,全國政協常委會應考慮,勸喻梁振英辭去全國政協副主席職務,好讓特區執法部門能夠進行起訴工作,由特區法院去決定梁振英是否有罪,從而徹底地解決 UGL 案件。

如日後審訊後,能夠完全證明梁振英的清白,屆時重新委任他為政協副主席,就會「名正言順」了。

  • 文濤,多年來從事有關國家、香港和澳門的政策研究,並曾參與一系列有關港澳地區政策和選舉的民意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