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淵滄《三十八年後重游俄羅斯》

今年,中國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中國也許是全世界第一個共產國家進行改革開放。俄羅斯、或者說前蘇聯,在戈爾巴喬夫上台之後才搞改革開放,不過改法不同。

三十八年前,即 1980 年的聖誕節,我在英國參加一個旅行團到蘇聯旅遊。今年的聖誕節我舊地重遊,有了變化,但是變化比不上中國。

1980 年是蘇共布涅茲烈夫(Brezhnev)時代,戈爾巴喬夫仍未上台,是真正的鐵幕時代。1980 年莫斯科主辦奧運會,興建了好多不錯的酒店,因此,旅遊全程住的好,吃的好。觀光看的全是古跡、教堂、皇宮、博物院。想買紀念品,不收盧布,只收美元,因此入境時換的一點點盧布全程竟然沒有機會花掉。今年舊地重遊,第一天只換少量盧布,結果很快地不夠用,乘車、吃東西全不收美元,不收歐元,只收盧布。1980 年的莫斯科,百貨公司內空空如也,貨架上空的,店裡也空的,只有售貨員,看不到多少顧客。現在,紅場對面的巨大百貨商場人山人海,所有東西都可以買到,高級餐館要一個月前訂位。

冬天的莫斯科夜長日短,太陽每天早上九時才出現,下午三時開始昏晚,因此街上到處都是燈飾,真美。

看來,全世界的原始共產主義都不得不走改革開放的道路,中國如此,蘇聯也如此。只有走向市場經濟,人民的生活才能獲得改善,走向富裕。

只不過,改革開放的方向不大一樣,結果蘇聯解體了,解體後一些前蘇聯加盟國的經濟至今依然很落後,不少來自前蘇聯加盟國的國民現在在莫斯科當外勞。

  • 曾淵滄,曼徹斯特大學管理科學博士,曾任教香港城市大學;中原城市指數創始人之一,著作計五十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