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社運的無力感踏入 2019》

取締香港民族黨、補選 DQ、外國記者協會高層受打壓、高官涉犯法甩難、大白象投入服務甩轆… 踏入 2019 年,香港會政治慘淡,慘在多事但沒人理,淡靜也。

之錢寫過,《從補選悶局,看更大悶局》《林鄭乃亡港之君》,都見政治社運無力感;加上近來再接觸多些九十後、千禧後,更見光明路難行。

仲有接觸的圈中人,其實有很多種,社混圈有唔同人:有肯衝的,肯搏肯拉肯上鏡的,現在受緊;有網上講的,寫野畫圖報導,現在低調;有背後做野的,呢啲人唔多,唔求出名,做咗既野唔會出聲,可能約吓飯,可能幫手溝通減少誤會,現在更加低調。這堆人,無意做政棍,沒有傳媒光環,沒有大影響力,亦不借社混搵食。他們最有心,2012 國教、2014 佔領、2016 旺角… 而他們的無力感最大。

另外,很多現在的大學生,或剛畢業不久的,都籌劃著移民/居,總之就逃離香港。他們很多都不算熱忱政治,不愛(藍絲口中的)攪事,只不過,當年在氣氛上、在道理上,年輕人都參與,都在前線,也都望著那些不堪的成人,那些崩壞的變化,於是隔無幾年,就個個都想走,越專業越有能力的,都想離開。

當年(2012、2014),還有不少人話過要為民主/香港/革命犧牲,唔怕坐監或死,但現實下來,戰友之少、割蓆之多,令大家意識到改變社會的目的是為更好的生活,若犧牲完仲要累家人、朋友,卻享受不了成果,就太無謂。

戰鬥是要勝利,不是要死,無謂做死士。一個唔覺意,犧牲完唔成功,又俾人話升級冇用/早應該退場啦,咁就太慘豬。

又有人講過,話要承傳本土,同共匪戰鬥到底,所以要生多些香港人頂住。現在那些人見識到學校是怎樣的,老師是怎樣的,就會覺香港教育太黐線,越有小朋友越不會放在香港成長,自己唔想受的苦,怎會要下一代承受?殖民越來越多,本土孩子會越來越受壓迫,無謂拎條生命去延續革命理想,扮崇高偉大,但其實最自私。如果我地呢代香港人面對滅族,只係現世人果報,冇必要害多一代。

在無力感橫行、人心思變的年代,來到 2019 年,還有心的人,要死守香港、要打天下,就要強大,強大的包括內心(面對孤獨)及荷包(無錢點打仗?)。

在 2019 年,中美甚至乎世界會更緊張,當中的變化,如何影響香港,如何改變社混契機(或走佬大計),就拭目以待了。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