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印《2018 年後還期望社會有公義嗎?》

聖誕前的星期日,教會牧師忽然邀請我一同去觀賞話劇,是香港話劇團的作品《好人不義》。這位年輕的牧師一直都十分關心社會,也常和我討論政治上的話題,但牧師始終是牧師,有些事情也不能講得太深入太直白,像是政治總需要留有一線,但既然他主動邀請,我當然應約。

看完後我們在文化中心的海旁喝酒,談起話劇當中的橋段,沒想到這名年輕牧師居然會掉下眼淚。這齣話劇對於一個擁有信仰的人是具有如此的衝擊力,是我未能想像到的。

《好人不義》的劇本十分簡單,男主角是一名回流的牧師,熱心助人,是一個典型的基督徒;在幫助一名意外受傷的婆婆後反被對方控告,自然感到極大的不公義要抗辯到底,幸有兒時的好朋友為他作辯護律師;卻在找到關鍵性的證據後,知道冤枉自己的婆婆有着極為可憐的背景。

是堅持上庭,犧牲婆婆,揭露犯罪集團的真面目?

還是選擇和解,放過一個把犯罪集團連根拔起的機會,換來婆婆不用坐牢?

整套話劇當中最大的高潮就是牧師和律師的辯論,到底寬恕一個身世可憐的貧窮人是公義,還是揭露社會犯罪集團是公義?我們對於「公義」這兩個字的價值觀,可以如此不同,也可以有着如此大的分歧。

正如我們面對一切生活上的問題時,可以選擇寬容而對,也可以選擇毫不留情。兩者都能有自己的道理,兩者都不能說成錯誤,但選擇往往就造就了我們的人生。

我知道親愛的年輕牧師流下眼淚的理由,因為他的信仰不能說服自己,他找不到自己所相信的公義。正如我身邊的一個年輕人,在雨傘運動的時候總是喊着「公義」作為口號,也正如我自己,曾以為到民主派當中工作是為了公義。

聖經說「尋找的,就必尋見」,可尋找公義的人,所尋見的答案也許就是根本沒有公義這回事。

公義這個口號,就如同報應一樣,是飄浮在我們的邏輯中的幽靈,我們期望社會有公義,也期望壞人得到報應。但現實就是,公義和報應都不曾存在,就正如好和壞、黑與白,從來都不是這個社會存在的選項。

2018 年即將過去了,我們還相信着社會有公義嗎?

  • 法印,多年投身政治幕後及公關工作,見盡爛人爛事。近年重投學海,在亂世中做一個迷途小書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