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愛國,還不是在日本丟架》

多少人口說愛國,但身體最誠實。

去玩,去日本。

去示威,去日本。

去丟架,都去日本。

先說 Super 打和曾志偉,他先後多次當選香港演藝人協會會長,還曾獲得香港特區政府頒受榮譽勳章,2008 年談及奧運眼濕濕,2011 年當選廣東省江門市政協常委,2012 年,在中日釣魚台問題上表明立場,辭演了日劇《金田一》,更推掉日本旅遊特集。逢有愛國愛港電影、活動,都不難發現他身影,他為他的中國盡力,兼維穩。

聖誕節報來消息,指曾志偉在日本北海道駕駛私家車,載着一名年約四十多歲姓李女子,到達余市時發生交通意外。對頭車的,則是日趨愛國的警察 —— 我指愛中國的香港警察 —— 的警務處刑事及保安處處長李志恒。

Roadtrip 很多人都會去,也不是大問題,但在寒天雪下,路不熟,正常都不會自己駕駛那麼愚蠢,而出名常喝醉鬧事的獎門人,今次是否醉駕,就留待花生了。

這麼愛國的藝人、紀律部隊高層,去中國貢獻就好啦,跟甚麼人去日本啊?

再說工黨郭紹傑,佔中時在金鐘酒後打人,兼為警察認出本土派抗爭者方便拉人。早前他以保釣行動委員會成員身份和嚴敏華到日本靖國神社外抗議,期間焚燒甲級戰犯東條英機的道具神主牌(偏偏,東條英機並不葬在靖國神社)。示威前一天,郭紹傑在面書 Public post 打卡,讚在日本的第一餐以及廁所,那麼愛國、憎日本,又何必要讚人,然後去示威?

到最後,日本傳媒送大禮,指郭紹傑是中國人(而不是香港人),可謂求仁得仁。但郭紹傑愛國,中國愛郭紹傑嗎?至今為止,中國外交部無承諾救郭紹傑。慘囉,丟了架,成了笑柄,料成階下囚,卻求助無門。唯一好處,大概是低成本就能長住日本,多少廢青的夢想喔?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