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報直播】尹兆堅:一講高球場,林鄭關埋隻耳

 在行政長官答問會中,民主黨議員尹兆堅稱,主席在他向特首提出跟進問題時有不讓他發言之嫌。尹兆堅敦促主席梁君彥自重身分,稱自己一提「粉嶺高球場」,就以父親的語氣責令他坐低,質疑粉嶺高球場是梁君彥的「佛地魔」。他說,自己在追問問題時所用的時間只是三分鐘左右,在他之後發言的麥美娟則用了超過五分鐘。

民主黨尹兆堅問及,林鄭月娥有沒有感到愧對劏房的市民。林鄭月娥指出,在土地供應未到位時,所以過渡性的措施都會做,儘管被指是杯水車薪。她又指出自己在當發展局局長時,已發現房屋問題十分嚴峻,已馬上進行不同的工作。尹兆堅又問及,在土地大辯論後,林鄭是否敢向發展商權貴「說不」,收回土地。林鄭月娥表示,收回土地條例是不可以隨便使用的,需要有充足的證明,不可以隨意侵犯私有產權。她又認為,「自己是一個好有膽的官員」,但隨意收回他人土地,政府便會面對司法覆核。

尹兆堅在提問時要求林鄭月娥承諾,在土地問題上,不要向權貴傾斜,又要求政府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林鄭月娥解釋為何不動用土地收回條例收回在發展商的土地建屋時說,使用條例先要有足夠證明,涉及公共用途,因《基本法》有條文列明,私有產權是受到保障。林鄭月娥以灣仔舊警署已搬遷多年有關土地仍未可以發展為例,指有關土地原本收回用作商業發展,但由於有發展商指,在城規會審議過程中,私有產權受到侵犯,掀起訴訟,因此有關土地的司法程序至今仍未解決,她反問尹兆堅是否想看到這些漫長的司法程序重演。

尹兆堅指,林鄭以「四個逃避」來達至其逃避責任的目的。

他指,林鄭月娥任職多年負責土地供應的局長包括發展局局長,對多年來沒有積極做地,造成今日「無地的惡果」有沒有責任。林鄭的回應只是逃避責任,叫大家不要追究,並向前看。

第二個「逃避位」是一提到高球場,林鄭就「閂埋隻耳」,回應中一隻字未提高球場,只不斷解釋《收回土地條例》。

尹兆堅說,當他向林鄭問及以《土地收回條例》收回粉嶺高球場這選項時,只不斷地、極詳細地解釋以《土地收回條例》如果困難,一提到粉嶺高球場就像「關埋隻耳」,回應中絕無提及「粉嶺高球場」這五個字。

第三個逃避位是「逃避向市民作出承諾的決心」。尹兆堅又說,他在答問大會要求林鄭承諾有決心以《土地收回條例》收回土地發展和向地產商說不,她不願承諾之餘,更花極長篇幅說明直接收回土地不是解決問題的出路,而一味說「公私型合作」有多好。尹兆堅稱,「公私合營」不能產生大量公屋單位,故特首同時應承諾收回土地興建公屋屬「出路」,才是負責的做法,可惜特首的回應又是逃避。

第四個逃避位是拒絕說明事實的真相。尹兆堅提到,林鄭認為他不清楚運用《土地收回條例》涉及的技術問題,澄清自己對認問題已涉獵多年,非常熟悉地每日都看如何透過條例「追究政府」。他稱,該法例的基本原則是基於凌駕性的公眾利益,政府就可以收回私人土地作發展,反問林鄭為何認為如此難,「收回土地興建公屋」本身就具有凌駕性的公眾利益。更重要的是,發展商從來未有因政府收回土地興建公屋而被司法覆核挑戰,認為林鄭只披露部分事實,目的就是要轉移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