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少札記《老夫子八婆》

梁振英 UGL 事件並沒有在律政司不予檢控的決定下平息,廉政公署貪污問題諮詢委員會的主席及委員出來解畫,律政司長鄭若驊昨天在機場面對傳媒的答問,正是越講越犯駁。我看了全程十多分鐘的提問過程,不知怎的,鄭司長使我聯想起老夫子漫畫裏的八婆,每當我看到某些女人的嘴臉,心中就會說老夫子八婆。

另一個使我產生這種感覺的是我腸胃科專科醫生的老婆,她負責病人排期,主要功能是收錢,只收現金。半年前在悉尼機場碰到她,她跟我打招呼,一時之間我記不起她是誰,在芸芸眾多獻金的病人中,我只是做過例行檢查的稀客,她竟然稔熟地指着她幾個同伴對我說:「我帶幾條女去打波」。我肅然起敬,看着她的高球裝備,禮貌地打兩下哈哈。當她走開之後,我對老伴說:「我都幾乎唔記得佢係邊個,一開口我先記得呢個老夫子八婆」。打這個岔是想那些未看過老夫子漫畫的人,想像一下老夫子八婆是甚麼模樣的。

鄭司長昨天的記招,用了幾次「無畏無懼」來描述不檢控梁振英的決定。對於不予檢控本身,我是沒有異議的,畢竟案件的證據無論在案情事實及法律觀點方面,都可謂勝算機會微,不予檢控是合理決定。另一方面,有立法會議員咬住不放,早前還飛赴澳洲越洋報案。冷水我一早潑了,一廂情願自我亢奮把案件強化了,澳洲警方一早就置之不理,新南威爾斯的 ICAC 更加不會理,for want of jurisdiction。律政司絕對有能力審視有關證據而作出恰當的判斷,但不予檢控的決定不單只是證據的分析,也要考慮公眾的觀感。

梁振英是前行政長官,為免授人口實,指責對他偏頗或優待,實有需要徵詢獨立於律政司的法律意見。這種獨立法律意見並非司長所言、當涉及律政司內部人員違法才需要索取,雖然沒有硬性規定的守則,但有先例可援,又何樂而不為自找麻煩呢?

司長對傳媒無畏無懼,可惜未能取得平息公眾懷疑的效果,變成越說越糟糕,強不起來又硬不起來。司長自己涉及物業僭建,誠信受挫,自身難保。一開始我就覺得她應該請辭,這樣幹下去不斷被人捏着痛腳,說話也不響亮,響亮時就儼然一個老夫子八婆,慘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