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偉俊《檢控餘波》

律政司司長度假歸來,一臉旅程疲累,仍急不及待在機場貴賓室出入口「扑咪」,原意當然是為 UGL 事件不起訴前特首梁振英的決定所觸發的風波降溫,但似乎事與願違。

UGL 事件經歷四年多折騰,由澳洲引爆,蔓延香港,後階段再被「外銷」至英國及澳洲,本來大家已有點疲累,誰是誰非,大部分關心有關事件的市民恐怕早已心中有數。本來忿忿不平者,不少也無奈地接受政治現實,惟一連串巧合事件,又令 UGL 死灰復燃。

經歷胡仙(當年律政司以恐怕影響星島集團眾多員工飯碗作為公眾利益理由)不被起訴一事惹起軒然大波後,律政司長一智,優化檢控與否決定程序,一旦涉及表面 —— 以至存在隱性 —— 利益衝突的個案,在行使《基本法》63 條所賦予最終「生殺大權」前,一般先委聘律政司以外富刑事案件資歷及公信力大律師提供獨立意見,以表公正。其後十多年來一直行之有效,律政司不論在其官方一般論述(包括最近期向立法會財委會申請撥款文件)及在過往個別案件實際操作上(包括就決定不檢控梁錦松、湯顯明等)所發布聲明,均闡明上述外聘理念、準則及程序。

香港人崇尚自由及法治根深蒂固,早已成為社會集體 DNA,行使刑事檢控與否大權,是否公平、公正、公義,更直接牽動港人心扉;但絕大部分香港人同時也非常理性,心底裡崇尚權威,一旦經有足夠公信力權威提供理性及專業解釋,一般足以「收貨」。這次律政司在鄭司長「剛巧」休假期間,短期內先後公布不按上述外聘程序的 UGL 案、及按足外聘程序牽涉司長其本人及丈夫僭建案的檢控決定,難免令人馬上作出對比。適值另一位前特首曾蔭權先生申請終極上訴,在囚車內被押送法院一臉祥和的神情,又引發不少市民對他同情與為他不值的情懷。難怪鄭司長甫回港後的嘗試解釋(外聘程序只適用於牽涉律政司內官員)顯得蒼白無力,她被鏡頭捕捉到的一臉不耐煩,恐怕更無助火勢降溫,惟望她能休息過後再平心靜氣在適當埸合「補鑊」。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