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司長放大假的真正好處是什麼?》

鄭司長要「清假」,當然是天公地道,但剛好在律政司公布決定不就 UGL 事件檢控 CY 之時「放大假」,時間也未免太湊巧。想深一層,既然鄭司長要「放大假」,何不等至上班後,才對外公布 UGL 之事呢?反正此事也拖了很久,也不急在一時罷?

反對派集中火力的攻擊 UGL 事件,還發動了遊行示威,但此事早已使大眾感到厭煩,且佳節當前,市民懶理,泛民還想煽動對前特首的仇恨而積累政治本錢,又豈會成功?遊行反應冷淡,場面冷清,已是很好的證明了。鄭司長在這時候才回來,只簡短的回應幾句,也不必有具體補充,始終沒有引起很大的迴響。此外,由於有人提出司法覆核,鄭司長至今才「蒲頭」,又可以「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為由,拒絕詳細作答。這一切的舉動,都是處處合乎節拍,鄭司長是否刻意以放假為由來「趨吉避凶」?我們無法知曉,但至少司長這次「放假」,算是恰到好處。無論如何,「打工仔」藉「放大假」為名,製造「不在場證據」,可謂十分普遍,算是體現了香港人的「卸膊精神」!

到底鄭司長是否真的藉「放大假」來避開 CY 的案件呢?

據鄭司長返港後的回應,她認為在處理 CY 事件上沒有外聘獨立法律顧問,並沒有問題。建制派也有人指出,律政司對同類型案件的處理早有經驗,有先例可循,並不一定要外聘律師。鄭司長則進一步解釋,她認為除非案件涉及律政司內部人員,否則根本沒有必要外聘律師。

值得一提的是,鄭司長休假期間,律政司除了公布 CY 的 UGL 案件之外,還交代了早前鄭司長牽涉其中的僭建案件。有趣的是,律政司不就大宅僭建事件檢控鄭司長,但卻會檢控她丈夫潘樂陶違反《建築物條例》。簡單來說,就是僭建一事上,只告鄭司長的丈夫,不告她本人。鄭司長指,在本年一月,已將所有事情全權交予刑事檢控專員,強調自己完全不知情,也完全不會參與。

這件事,算是牽涉律政司內部人員罷?而且還是律政司裡的「最高領導」。是否因此才外聘了律師來處理?

然而,為何會有只告鄭司長丈夫、而不告她本人的決定呢?一般來說,假如丈夫從政,妻子或直屬親人收受利益,恐怕一定會牽連至丈夫本人。另外,在一些內幕交易的案件中,丈夫知道消息,妻子做交易,也不可能只告一人。雖然僭建的性質不同,但至少物業上的修建絕非小事,夫婦有商有量也在情理之中,且雙方都會享有修建後的好處,以常理計,又為什麼只告其中一人呢?筆者不是說律政司的決定有什麼問題,亦十分相信刑事檢控專員的專業,但這宗僭建案,似乎比 UGL 事件較為敏感,更值得向公眾解釋清楚。

綜合來說,鄭司長休假後,剛巧律政司先後公布對 UGL 事件和鄭司長的僭建案件之處理方式,期間,泛民政客及傳媒只聚焦在 UGL 案件上,儘管仍有記者報道僭建案,但明顯不是大眾的重點。客觀效果而言,UGL 案件反而「掩護」了鄭司長本身的僭建案,加上鄭司長剛巧休假,不用在風頭火勢之下回應,於是就更加少人理會這宗僭建案了。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