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蔡維邦放生鄭若驊?》

上星期五,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資深大律師發出聲明,指已經就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資深大律師及其丈夫潘樂陶所涉及的僭建案進行調查,最終決定起訴潘樂陶,而不起訴鄭若驊與潘樂陶的女兒潘穎欣。在聲明當中,有這一句:「為了避免可能產生任何偏頗印象,刑事檢控專員決定委託一名香港的資深大律師提供法律意見」,而這個受委託的資深大律師,就是在暴動案為梁天琦辯護、在七警案為警察被告辯護的蔡維邦資深大律師,最近他就在佔中案為李永達辯護,與梁卓然打對台。

梁卓然委託蔡維邦就此案提供法律意見,確是一步好棋,令刑事檢控專員的決定的公信力大為增加,最少,民主派對此也難以批評太多,尤其在 UGL 事件律政司不予起訴的決定一出後,不少評論質疑律政司為何不外聘獨立法律意見來決定起訴或不起訴,而今次刑事檢控專員的做法可謂是最為穩妥,令坊間難以質疑。

有報紙以「鄭若驊放生鄭若驊」為題,但這個標題並不正確,因為事實上就算是蔡維邦都認為政府沒有足夠證據在毫無合理疑點的條件下起訴鄭若驊,因此梁卓然始作出不予起訴的決定。這樣難道就可以說成「蔡維邦放生鄭若驊」嗎?故「鄭若驊放生鄭若驊」的說法既不合理,又欠公道。

不過,既有此例,律政司就一定要盡快解釋為何在 UGL 一案和周浩鼎「文件門」一案都採用了另一套標準來處理,為何在處理此兩宗案件時,沒有想到要「避免可能產生任何偏頗印象」而尋找外界法律意見作參考。處理鄭若驊僭建事件的標準,其實更佐證了律政司在處理梁振英一案時做法不尋常。

鄭若驊不向公眾解釋有關決定,實在難以服眾,外界的評論、批評也絕非無的放矢,值得各界注視。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