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巨川《台獨樂隊閃靈若可以入境.才是新聞》

香港歌星何韻詩舉行音樂節,邀請台灣重金屬樂團「閃靈」赴港作嘉賓演出,但入境處未批出工作簽證,何韻詩痛斥事件荒謬。由於具備明星等吸睛因素,又可以批評特區政府「收緊入境政策」,本港一些媒體也紛紛大篇幅報道,甚至頭版刊登。但「閃靈」被拒來港真的是大新聞嗎?以「閃靈」主唱,立法委員林昶佐赤裸裸的台獨立場,而且深度支持香港的分離運動,正如何韻詩好友杜汶澤所說:「閃靈可以入境才是新聞」。

眾所皆知,港台關係是兩岸關係的特殊組成部分。即使在港英時期,處理港台事務也小心翼翼,台灣黨政軍人士、獨派人物幾乎不可能入境,生怕惹怒北京。回歸之後涉台事務,尤其是政治方面,特區政府亦沒有獨立的處理權,一切以中央馬首是瞻。

國民黨馬英九執政期間,兩岸關係良好,一些綠色背景的人物也可訪港。蔡英文執政之後,拒絕接受「九二共識」(兩岸共屬一中),兩岸關係惡化,港台關係也遭殃。加上近年香港的社會運動深受台灣影響,無論是「佔中」或者「太陽花學運」,都出現港台互相聲援的場面,「港獨」與「台獨」亦有合流之勢,引起北京高度關注。

中共十八大之後,涉港政策已出現重大改變,將「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置於「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之上,近年台灣政壇、社運界不少人士,只要在蔡英文政府擔任公職,或者沾上綠色,訪港頻頻遭拒,包括行政院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委員楊偉中、陸委會諮詢委員范世平、民進黨立委郭正亮、邱志偉、餘宛如、半官方的中華文化總會副秘書長張鐵志、學者吳叡人、吳介民等等。

上述人士,有的只是淺綠,很多過去都可以訪港,如今都被拒之門外。稍微對「閃靈」樂隊和林昶佐的背景有點瞭解,就不會對他們被拒入境感到意外。

「閃靈」1995 年成立,創團者兼主唱是鼓吹「台獨」的「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林昶佐曾對傳媒聲稱「請叫我們『台獨』樂團…… 我不只是台灣之子,我是『台獨』之子」,不止赤裸裸主張台獨,「閃靈」所寫的歌曲常以台籍日本兵的二戰經歷作題材,帶有皇民化、法西斯色彩,連一些日本人都覺得突兀與尷尬。

「時代力量」還主張西藏及新疆人民自決,近年更力挺本港「港獨」、「自決」派。林昶佐亦頻頻與羅冠聰、陳浩天、梁頌恆及游蕙禎等人交流,曾經在 Facebook 上載一張與梁游的合照,圖中的他舉起有「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旗幟。

其實,早在 2016 年 1 月,林昶佐曾經申請來港簽證不成功。這次再被拒,算不上什麼新聞。這麼說吧,如果林昶佐這樣力挺香港分離運動的深綠人士也能來,那麼香港可以中門大開,達賴、李登輝、陳水扁都可以來。

或許有人反駁,「閃靈」2014 年也可以來港參加音樂節,為何現在不行?時空不同,當年「台獨樂隊」的色彩還沒有濃厚(或者說港府不察),知名度沒有那麼高,林昶佐還沒有當選立委,而且四年前來港表演,「閃靈」就鼓動佔中,事實證明並非純粹的文化交流。

毋庸諱言,「閃靈」是因為政治因素被拒入境。全世界的入境政策也是如此,只要認定你危及國家安全、社會穩定,就可以將你列入黑名單,毋須解釋。入境處也表示不評論個別個案,但後來卻遭曝光回覆「閃靈」的信件,以來港者須擁「特別技能」等理由,拒批其工作簽證。

入境處這種做法是掩耳盜鈴,缺乏技術含量,何韻詩說「笑死街坊」,批評得一點也沒錯。當然,這也不能完全怪入境處,他們只是技術官僚,碰到政治問題,應該由特區政府出面,堂堂正正回應,不能採取鴕鳥政策。

  • 柳巨川,長期從事中國新聞編採工作,曾駐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