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放大假才是香港精神?》

近日,律政司終於決定不起訴 CY,擾攘多時的 UGL 事件,算是告一段落。多年來,個別泛民議員及媒體一直對這件事窮追猛打,CY 一次又一次的逐點反駁,並解釋得清清楚楚,泛民議員卻來個充耳不聞。總的來說,一份高層的「離職協議」,商界多稱之為「黃金降落傘」(近年,則多稱之為「黃金握手」),居然可以炒作好幾年,實已教人感到生厭。今時不同往日,CY 早已榮升全國政協副主席了,個別泛民議員還「死咬」着 CY 不放,難道除了煽動對 CY 的仇恨之外,泛民黨派已無棋可走?難怪這麼多人要退黨了!

筆者已無意再評論 UGL 事件的細節,反而是對現屆特首及律政司司長的處理方法感到十分有趣。簡單來說,UGL 事件未必太複雜,但起碼是一件政治敏感的事情。當律政司發放消息後,肯定會受到各界人士的質詢。可是,律政司司長卻剛巧在「放大假」中!要等到聖誕節後,即 12 月 27 日才上班。

律政司司長「放大假」,似乎沒有副手肯高調走出來。「江湖規矩」中,有所謂「有大食大」之說,應該找林鄭說句話?林鄭作為三司之首,似乎正以「司法獨立」為擋箭牌,向傳媒說,鄭司長休假回來後,會十分願意解答相關問題。明明香港政府架構是行政主導的,忽然又裝作「司法獨立」,「雙鄭」在人前大玩「推手」,十分有趣。這件事的客觀效果自然是,UGL 事件已拖至一個讓大眾感到厭悶的事情。律政司公布消息後,卻「剛巧」休假,消息進一步被消化,等到那刻才勉強走出來面對傳媒,風險自然最低,亦最省力。當然,話分兩頭,無論是特首或律政司司長也罷,儘管她們是香港區內最重要的官員,但按她們的行事和作風,都明顯與香港一眾打工仔無異。打工仔在年尾要「清假」是「天經地義」的。有誰可以阻止?且難保事有湊巧,一切亦有可能只是一場誤會。大家何必太認真?

在職場上,着實有很多人擅用 Annual Leave。很多上班一族,大都在年頭就會排好未來一年的假期,並開始與上司及同事討價還價。或每天上網,一看到未來幾個月有機票優惠,就會立刻請假。此外,但凡公司有任何事端發生,要開始追究責任的時候,不少人都會先看看自己的日曆,如發現自己在「事發當日」是休假的話,便立刻跳出來,說自己當日在休假,有「不在場證據」。此外,筆者亦曾見識過有高層,充份利用這種「不在場證據」。話說這位高層指示嫡系親信,向「最高領導人」投訴自己的「頂頭上司」,可算是企圖「策動兵變」了,自己卻跑了去「放大假」,製造對己有利的「不在場證據」。當然,其嫡系親信出手,此人又怎能真的置身事外?這「賣弄小聰明」的手段也不怎麼高明。總的來說,以這句「我在休假中」來推卸責任,在商界十分普遍,明明這才算是真正的「香港精神」。

律政司司長休假,也不是為了製造「不在場證據」,但極有可能是擅用年假來避開「風頭火勢」。只是,公職人員始終與私人構構僱員不同,市民總對政府高官有一點期望。如果連全港近乎最高級的官員也只懂賣弄小聰明,用上這句「我在休假中」的話,筆者只能慨嘆,香港的「卸膊精神」實已發揮得淋漓盡致。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