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利秀《不和蔡若蓮握手,就正如不舉納粹禮罷了》

如果香港人不是那麼健忘,就應該記得佔中時藍絲幾乎統一口徑說「表達反對意見不要緊,不能影響第三者」諸如此類,一副中立的、和平的、理性的、講求程序正義的樣子。那時不少人認同他們,畢竟在黃之鋒等人「燒紅書」反國民教育以來,日益崩離的秩序和價值觀不能不讓人憂心,那陣子,血氣方剛的少男少女好像史雲生雞精心臟注射一般亢奮,逢建制派就衝擊,危及人身安全,各種畢業禮侮辱事件不絕於聞。

今日,英華書院畢業禮上有一位王樂行同學,拒絕與主禮嘉賓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握手,結果被藍絲蜂起攻擊。我要為王樂行同學說一句公道話,我未必認同他的政治立場,但誓死支持他的自由,因為他完全沒有妨礙典禮的進行,也沒令其他同學不舒服。

以前那些事件,一是大吵大嚷舉牌,破壞整體的莊嚴氣氛,一是在台上豎中指羞辱主禮者。前者當然對儀式造成干擾,後者則是粗鄙的羞辱,也破壞了儀式的整體,就像在台上故意挖鼻孔一般。說句題外話,他們想侮辱主禮者,但主禮者最多只是被冒犯罷了,而並未被侮辱,正如人不可能被狗侮辱一樣。當我們討論香港國歌法的相關概念時,應充份考慮怎樣才叫侮辱,否則就等於斥罵一隻狗,反倒自取其辱了。

今次王樂行同學表示自己「最低限度地」表示不滿,而他確實做到了。他沒大吵大嚷,沒粗鄙失禮的行逕,就是拒絕握手而已。筆者聯想到 1936 年的一次納粹德國的集會上 Landmesser 拒絕做出納粹黨的伸手禮(雖然伸手禮本身不一定代表納粹)。王樂行同學可謂其儔。藍絲怎不抨擊這位被納粹拆散家庭的人對希特勒無禮?即使是中國國旗法,也只是懲罰塗污、損壞國旗的行為,不懲罰不敬禮。

  • o 181219 b5a

 

圖窮而匕現,一個政治勢力無可能長期隱藏自己的意圖。藍絲當然有權批評王樂行,但那就同時無所忌諱地摘下一開始那種中立的、和平的、理性的、講求程序正義的面具,顯示他們的全部目的只是反對任何反對者的任何反對行為、言論、思想,做一頭忠犬罷了。當初的藍絲支持者,如果不和他們做一路,就應當劃清界線。

  • 裴利秀,澳洲駐華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