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MeToo 案女士敗訴後,有何啟示》

去年 #MeToo 行動盛極一時,不少明星名人都紛紛在社交媒體公開自身受性侵的經歷。這個行動的原意在於鼓勵性侵個案受害者從陰霾中勇敢走出來,向侵犯者追究,讓他們付上應有的法律責任。隨著社會文明進步,我們不再用貞節牌坊打壓女性,而是越來越鼓勵女性站出來。

在此股風氣下,香港跨欄運動員呂麗瑤亦在自己的社交網站上公開自己在中學時受教練性侵的經歷。此言一出,便惹來全城關注。由於女性過往長期處於弱勢,只要有人以受害者的姿態站出來,多數都會受到較多的關注和保護。警方在事件發酵數月後,便拘捕現年七十六歲的黃教練。案件經過多番審訊,近日終於塵埃落定。審判結果與大眾之前所認為的並不一樣,黃教練無罪釋放,原因是受害者證詞前後不一,並且與實際行為有所出入。

判決剛出爐,隨即又引起一陣熱議,許多人都站出來指責吕麗瑶不知廉恥,靠誣告他人性侵而換取關注。敗訴後,究竟社會應該怎樣理解這宗 MeToo 個案呢?

法庭判決不等於事實的全部、亦不等於當事人講大話

要理解判決結果,我們首先要明白法庭審理案件的大原則,即「疑點利益歸於被告」。這個原則的原意在於避免冤案,寧願放過亦不要判錯。因此,在法庭上將一個人定罪往往需要非常充分的舉證。然而,證據不足或有合理疑點未解決,並不等於被告事實上必然無罪,亦不代表當事人誣告。是次案件的主任裁判官練錦鴻在判詞中清楚提及這一點,但在社會討論中經常被忽略。

法庭判處呂麗瑤敗訴其實正好說明了兩點:

一,MeToo 並沒有淪為人格謀殺的工具。儘管社會之前的輿論一面倒支持當事人,但仍然沒有影響法庭的程序正義和公平審訊。若然證據未能到達定罪門檻,則不會隨意定罪,保障了被告聲譽。

二,性侵案件本質上較難入罪。由於性侵過程中,較少有其他證人或證據,多數都是雙方口同鼻拗,法庭只能依據大家證詞的合理性作為判決的唯一依據。有時受害者在受到侵犯後,未必顯得厭惡對方,反而透過向對方示好以在心理上說服自己不是被侵犯。每個人被侵犯後的反應都不一,要單憑一面之詞便判斷有罪,其實相當困難。

MeToo 的意義與侷限,社會應理性對待

MeToo 行動的確成功引起社會對性罪行的認識和關注,使更多體育機構及政府部門都加快了防止性罪行的制度改革,並優化現時的處理方法。另外,由於更多女性不再啞忍,願意分享自己被侵犯的經歷,追究到底,這無形中增加了阻嚇性,減少不幸事件的發生。

單憑一句 MeToo 的確難以就個別性侵案件下定論,但這不代表發聲並無意義。社會面對 MeToo 事件,應當理性對待,既不要不問原委就將被指侵犯者定罪,亦不要在事後怪責站出來發聲的受害者。我們最終希望這是一個更加敢言的社會,不要再有任何人因為懼怕輿論而默默忍受,至於誰對誰錯,還是交給法庭處理。

  • 張景宜,遊走於新加坡、北京、台北和倫敦的媒體人。曾於海外電視台、報章和網媒工作,亦為兩岸三地智庫提供政策研究和數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