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與時俱進.開發電子錢包撒錢功能》

自稱「幣少爺」的黃鉦傑當街撒錢被捕,老百姓各有說法。有人覺得他搏出位擾亂公眾秩序,應該被拉;但也有人覺得撒錢的客觀效果點都是對其他人有好處,不應該禁,甚至越多人撒錢越好。現在的世界貧富分化嚴重,想積德又好、錢太多無聊又好,真的有人想撒錢,這種訴求不應該打壓吧。我就覺得,應該多循技術手段解決問題。

黃鉦傑被捕,罪名是涉及擾亂秩序。也就是說,派錢本身不是問題,但你當街派錢很多人去搶,堵塞交通,隨時有人因此受傷,誰負責?既然知道問題在此,我們能否用不擾亂公眾秩序的方式來派錢呢?

有人話捐給慈善機構。我倒不認為這個是好辦法。首先自己都要甄別慈善機構的捐助範圍是否符合自己的意願,另外慈善機構有一定行政費用,早前更爆出樂施會這些老牌慈善機構,其高層拿善款去召妓。撒錢的效果,是不問姓名無差別給錢,一切隨緣。有錢到手的人入面,也不排除有富人,但「幣少爺」是自信自己有錢過曬條街的絕大部分人,所以也不失是劫富濟貧的作用。

其實現在早有技術手段去解決撒錢這個問題,就是用電子錢包撒錢。現在好多電子錢包都有「紅包」功能,使用者可以發定額紅包、隨機紅包。但要給紅包,對方必須加我為好友或群友,以致我仍然無辦法撒錢給與我「三唔識七」的人。我建議這些電子錢包營運商,多開發一種「慈善撒錢」功能,那就是我從我的電子錢包內,支出一筆錢,然後營運商隨機給一定數量的人撒錢,這些人無需是我的好友。我相信大家都不會介意自己的電子錢包突然收到一個「從天而降」的紅包吧?如果實在介意可以提供一個「免撒錢打擾」選項。

電子手段結合大數據功能,更可以開發很多不同的細分「撒錢」方法。例如可以指定「被撒錢」對象的性別、年齡、地區,或暱稱的第一個字母,等等。撒錢人也可以選擇在這種「慈善紅包」中,附帶或不附帶個人信息,從而可以實現一種宣傳的功能。

電子撒錢不會對公眾秩序造成影響,從而避免違法。當然,從炒作的效果而言,肯定不如當街撒錢那麼轟動。「幣少爺」只不過撒錢二十萬,全港多少人一夜之間知道有這個人存在?如果二十萬元對全港二百萬電子錢包用戶無差別撒錢,每人只不過是收到一毫子咁大把,恐怕你不會為了一毫子而記得這條友仔的名字。

如此一來,電子錢包撒錢也有了一種「照妖鏡」的功能,去分辨誰是真正想劫富濟貧,誰是自我炒作而已。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