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UGL 一案.律政司須交代清楚》

上星期廉政公署發表聲明,表示不會就 UGL 事件控告梁振英,以及不會就之前「文件門」事件控告周浩鼎與梁振英,令到四年的 UGL 事件在香港落幕。當然其他國家仍在調查當中,這樣就要視乎當地的司法部門如何跟進。不過,就算 UGL 事件落幕,也不代表問題就隨之結束,最新被狙擊的部門就是律政司。

在過往決定是否起訴梁錦松、曾蔭權等前高官的過程中,律政司都就案件徵詢獨立的法律意見,可是在今次案件中,律政司並未有這樣做,同時亦未有交代清楚理據。因此律政司不但未能釋除外界的質疑,還加深了官官相衛的印象,做法絕對不理想。

UGL 事件自從 2014 年爆出之後,一直都成為民主派追殺梁振英的其中一道板斧,而梁振英亦未有向公眾交出一個令人滿意、清楚明白的回覆,從而使公眾一直對梁振英不完全信任,這甚至使梁振英難以再擔任特首一職。同時,上一任特首曾蔭權也因為「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而遭牢獄之災,梁振英一案卻拖延甚久,令外界覺得廉政公署與律政司均持有雙重標準、企圖為梁振英開脫之嫌。因此,律政司要向公眾詳細交代,不只是說明如此處理的原因、理據何在,更要重拾公眾對政府和司法制度的信任。

政府在處理 UGL 一案中,必須要保持相當的政治敏感度,警惕此事隨時令司法機構、廉政公署的公信力受嚴峻挑戰。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其實應該進一步在立法會上仔細說明律政司的決定,對公眾鋪陳背後的法律理據,不應該再像僭建事件時那般「隱形」。建制派也應該是其是,非其非,要求政府盡快交代清楚 UGL 事件,就算公眾未必接受有關答案,最少可顯示政府嘗試公開、透明地處理。

法律界人士、學者也宜就今次的處理再作跟進和評論。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