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印《始得紗廠宴遊記》

六、七十年代是香港紡織業最興盛的黃金時期,曾提供大量就業機會,養活一代香港人。隨著生產線北移,香港的製造業逐漸式微,紡織業也難逃厄運,在 2014 年,香港最後一間紡織廠也正式關閉。時代發展總是一浪接一浪,想不到 2018 年有幸見證南豐紗廠活化,以創新意念傳承歷史。

荃灣是紗廠的集中地,南豐紗廠的四、五、六廠也在其中。在停止業務後,三座廠房均用作貨倉,南豐家族的年輕一代看着不忍,竟巧妙地把三座紗廠打通,外牆內部通通翻新,全新的南豐紗廠重新開幕,成為了創新、設計及文化的代名詞,也是工廈活化的另一標誌項目。

南豐紗廠由三大支柱構成:「南豐作坊」、「南豐店堂」和「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CHAT 六廠),集創意培育基地、非牟利文化機構與體驗式購物於一身。在 12 月 6 日開幕當天,我也慕名而來。紗廠依舊寬敞,已有不少小店進駐地下,其餘鋪頭則還在裝修中。舊時香港的建築規管沒有現時嚴謹,四、五、六廠的樓底高度均不一樣,因而打通後同層會出現接駁的樓梯,初次到訪還真的大開眼界。

新興企業、嶄新科技固然吸引,但南豐紗廠最引人入勝之處是藏在細節裏的大故事。甫踏進南豐紗廠的大堂即看見金杯牌大閘,近乎完整保留了舊紗廠的大閘,無言展示着半世紀的自豪;另一道五廠鐵閘則流露着舊時工業的風霜與情懷。在先進電梯旁掛住的是塗上紅漆的「太平桶」。紗廠存放的棉紗產品非常易燃,回到那個自動滅火系統還未出現的年代,不同位置都備有盛滿沙的桶,以保太平。

開幕典禮當天人來人往,在西裝筆挺的高官名人及傳媒之中,不難發現到幾個閒適的銀髮人士。視線一接,即會意一笑。老人從容談道:「我以前也是紗廠員工,不過是隔壁那家的。今天看着熱鬧就來看看。年青一輩真了不起,我們哪想到破舊的紗廠今天可以變成這麼摩登的地方。」

我告訴他這裏的天台花園還可以種菜呢!活化計劃的成敗,除了新穎大膽的意念,我想,也在乎一顆尊重歷史的心。

行文至尾,真誠佩服這次的翻新,為保育加上創新的價值。

  • 法印,多年投身政治幕後及公關工作,見盡爛人爛事。近年重投學海,在亂世中做一個迷途小書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