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ena《論孟晚舟欲做美國人而不得》

請不要誤會,本文並非談「來生不做中國人」。這是一個標題黨的標題,你被騙進來了。其實曾幾何時,整個中國都想做美國人,為什麼要挑華為來說呢?

近日很多網友在炫耀華為在 5G 領域的專利如何遙遙領先,如何拿下多個國家的合約。筆者立即聯想到的是,八十年代的任天堂。

在任天堂之前,美國雅達利壟斷了電子遊戲業,讀者可以搜尋一下雅達利的遊戲是多麼的令人髮指,不論畫面還是操作、遊戲性。然後到了八十年代,日本任天堂橫空出世了,把整個地球對電子遊戲的概念改寫,逼力的畫面,全新的玩法,無窮的潛力。整整一代人時間,任天堂傲立於旭日下,昂然給世界指明了一條致富之道,一座技術寶庫,一種生活方式,一次藝術革新。蒼井空算什麼,遊戲才是日本給世界的原創禮物,更勝於動漫,日本動漫倒可以從中國找到根源。

可是呢?今天日本遊戲界還剩下什麼?原創游戲除了情懷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吃拳皇、高達之類的老本。硬件呢?Sony 憑 Playstation 承繼任天堂霸權,到現在的 PS4 的芯片完全是 AMD 的,說白了它已經是美國的產品。

即使女孩子也聽過中學時的「設計與工藝」科。當我們說一項科技,離不開這兩範疇。任天堂從來沒有掌握到核心工藝,而由於日本工業基礎、物理理論水平沒有突破,工藝也就不可能超越美國,然而遊戲的設計進化卻不能離開硬件性能的深挖,因此日本遊戲只不過在設計上領先一個時代,但一力勝十會,掌握最尖端的工藝的美國公司,一聲謝謝就把設計抄下來,配合自己的硬技術,迅速在十幾年內全面超越日本。

現在吹的 5G 技術其實也是這麼一回事,工藝重要過設計,而中國若不在工業基礎和理論物理上超越美國水平,華為是不可能長期領先的。類似的例子,還有蘇聯的米格 25 偵察機、N1 火箭,都是透支設計潛能、以低工藝水平達到高性能的例子,直逼美國。不過美國則是「只要動力夠,磚頭也能飛」,以高強的工業水平輾壓,而長遠來說,這才是可持續的模式。

這跟「欲做美國人而不得」有什麼關係呢?美國沒有打擊任天堂,它非常歡迎日本擊敗雅達利,壟斷美國的遊戲業。對此現象,我們可以兩方面解讀,一種以國家為本位,認為遊戲不是涉及國家命脈的科技,美國沒所謂,一種則以階級為本位,認為美國是資本家的樂園,而資本無國界,誰能賺錢誰就是我的國民,從任天堂的老闆到印尼的奴隸制種植園主,實際上都是美國人。筆者認為兩種解讀都對,但後一種更加根本。

眾所周知,美國本來想中國融入美國的世界秩序,安於自己的國際分工角色,就是世界工廠。如果中國服從,就好像日本當年一樣,讓華為、讓任正非和孟晚舟做美國人又如何?何況華為既然不具備硬技術,也只會像任天堂一樣成為美國企業的開荒牛而已。實際上,中美連橫、在同一國際秩序下取代美國或至少融入美國,是中國政界的一種主流思想。即使現在中國提倡一帶一路,懷壁其罪,東西方決裂,美國這可以繼續把孟晚舟當美國人,以綠卡和護照做餌,豈不更有利於分化中國,免中國上下一心自力更生。

換句話說,華為無論如何不可能威脅美國國家安全,也威脅不到資本家。繼續善待中國優秀資本,才是對中國最大的打擊,起碼對華為這種沒威脅的企業如是。

因此,問題不是出在中美決裂、美國忌諱中國,而是美國本土的要求。讓孟晚舟做美國人,則意味另一位美國人出局,從資本家淪為「我們都是 99%」大軍的一員。美國人拒絕這種資本做莊、人民互相殘殺的飢餓遊戲。美國本土主義逼使特朗普本土優先,這才導致打擊華為、不利美國長遠戰略的決定,它的意義只是保障美國國內競爭者罷了。正如筆者上一篇文章所說,在國家層面要打擊中國科技,但對付華為是沒有用的。現在是美國本土企業要打擊中國科技企業,多於過去那資本家的「美國」要打擊中國。

某種程度來說,這亦是美國民主力量的一種體現,它阻止了美國資本階層犧牲中低端人口的利益來繼續與中國資本媾和。美國民眾這樣做,只是把危機轉嫁給中國人民,但從來民主只保證民意,不保證正義。

  • Omena,少年中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