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泛民自己戇居,轉頭屈人滅聲》

每逢泛民有人出事,都會有人跳出來,外表上假扮為建制派着想,實際上幫泛民解圍。近日泛民接連受創,朱凱迪參加村代表選舉被 DQ;林卓廷及尹兆堅則於今年六月立法會會議期間,涉嫌妨礙執行職責的立法會人員,被警方預約拘捕,尹兆堅則加控一項普通襲擊,有人便撰文批評,聲稱這些舉動是要「滅聲」。

最爆笑的是,有人為求製造陰謀論,於是把幾件不相干的事連結起來。好像林鄭出席「短問短答」答問會時,因泛民議員叫囂及抗議而腰斬之後,有建制派藉機提出再次修改議事規則,明明跟朱凱迪參選被 DQ 無關,跟林卓廷、尹兆堅被捕也無關,有人卻硬要說成是什麼「兩條腿走路」,把「金剛圈戴到泛民頭上」。

其實,朱凱迪參加村代表選舉被 DQ,根本是他自己攞來衰。大家看看之前周庭和劉小麗,選舉主任是直接找對方的政綱、聲明和言論,作為 DQ 的證據,根本沒有寄過任何信件,沒問他們的自決立場是什麼。如果選舉主任真是有心「煮死」朱凱迪的話,也可以照辦煮碗,直接找朱凱迪主張自決蘊含港獨的論據,根本無需去信朱凱迪,問他的自決立場如何。

換言之,選舉主任本來無意「煮死」朱凱迪,才會按照《選舉程序(鄉郊代表選舉)規例》第 7 條和第 9 條的規定,給予朱凱迪表明自己是否支持自決蘊含港獨的機會。假如朱凱迪當時識做的話,不去扯東拉西,講什麼「包括但不限於修改《基本法》第 158 及 159 條,作為中共封殺真普選後,港人自決前途的目標」、「和平主張港獨是港人受《基本法》保障的權利」,直接了當回答問題,他便不會被 DQ。

人家給了你「放生」的機會,你偏要自己作死,轉頭又把 DQ 說成早有預謀一樣,這樣的人立場究竟會是什麼,真是大家心照。至於林卓廷、尹兆堅被捕,根本又是自己衰硬膠。當日立法會審議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泛民幾十個議員在場,為何只有林卓廷和尹兆堅被告?

因為大部分泛民議員,都沒跳出來離席抗議,只又他們白白痴痴,跑去充當爛頭卒。做爛頭卒都算,當日五個泛民議員被逐離場,其他人都做下樣,叫兩句口號便乖乖離開,只有他們兩個拖拖拉拉,跟立法會保安發生推撞,事後才會被人告的吧?人做 show 你做 show,你做 show 做到整傷立法會保安,怪邊個啊?怪自己無腦吧?

最後講一下建制派提出再改議事規則,又是泛民自己衰戇居。你是今天才知道,泛民喪失了分組點票否決權的不?建制派是今天才提要再改議事規則,要懲罰違規議員不?既然如此,你還不醒醒定定,硬要俾位人入?更重要的是,泛民無神神在答問環節叫囂,究竟又有什麼實用呢?連為泛民幫腔的人,也承認是「無力的叫囂」啦?明知叫完得個桔,叫囂來為乜?

至於再改議事規則,立法會又會否變成「舉手機器」呢?泛民在立法會之內,不是還有廿幾個議員嘛?改完議事規則之後,他們便不能提出質詢嘛?他們便投不到反對票嘛?不是的話,立法會又怎樣變成「舉手機器」嘛?如果你說,泛民在立法會不過半數,投反對票都阻不了政府提交的法案。那麼,改不改議事規則,讓不讓泛民叫囂,他們也阻擋不了法案通過吧?

有人認為不讓泛民低低能能地叫囂,建制派不會得益,但是對泛民來說,便少了做政治 show、呃曝光率的機會。反過來說,留下泛民「無力的叫囂」,對於建制派來說,又有什麼益處?讓泛民可以繼續呃選民?等選民相信泛民主張的「議會抗爭」有用不?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