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也比較一下交通死亡率》

近日,拜讀了吳桐山兄的《比較交通死亡率破除「大香港」心態》一文,覺得十分有趣味,亦獲得一點啟發,隨便看了一些相關的評論及數據,順道在此分享一下。筆者對吳桐山兄所談及的結論,大體上沒有什麼異議。只是對幾個數據的比較有一些想法。或許大家可先從宏觀的角度觀察一下這個問題。

中國交通死亡人數及死亡率絕對不低

中國交通意外死亡人數及死亡率,其實一點也不低。有關世界各國交通意外死亡人數及死亡率,且看以下圖表:

o 181214 b7a

o 181214 b7b

圖表取材自維基百科,其資料則出自「世衛」。據網上資料顯示,這是 2013 年的數據,是從 2015 年的報告抽取出來。據資料顯示,中國的全年交通意外死亡人數是 261,367,算是世界第一。中國人口達 13 億,死亡人數最多也不是什麼出奇的事。但所謂人命關天,交通意外一宗也嫌多;我們亦不能因中國人口多,就對總體交通意外死亡人數掉以輕心。所謂「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中國作為超級大國,如何管理好 13 億人口?如何保障國民的安全?這向來是一個大題目。

那麼,所謂的死亡率呢?中國的「每年每十萬乘客的死亡人數」為 19 人,比世界整體平均的 17 人為高。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當然也要如其他先進國家比一比:美國 11 人,韓國 10 人,加拿大 6 人,日本 5 人,法國 5 人,澳州 5 人,德國 4 人,英國 3 人,瑞士 3 人和瑞典 3 人等等。俄羅斯跟中國可算是「難兄難弟」,剛巧又是 19 人。或許人口密度高會有所影響?印度至少有 9 億人口,今時今日的中國,雖然比印度先進,但印度的死亡人數,亦只是 17 人,比中國還要低。

至於,「每年每十萬輛汽車的死亡人數」呢?中國是 105 人,比印度的 130 人為低。可是,俄羅斯卻只有 53 人,反過來比中國低。其他發達國家的人數也比中國低:美國 13 人,韓國 23 人,加拿大 10 人,日本 7 人,法國 8 人,澳州 7 人,德國 7 人,英國 5 人,瑞士 5 人和瑞典 5 人等等。值得一提的是,歐美日韓等先進國家當中,「每年每十萬乘客的死亡人數」和「每年每十萬輛汽車的死亡人數」的數字十分相近,由此可見,在這些發達國家裡,國人擁有私家車比例應該較高;亦有可能是,交通意外以私家車或輕型車輛為主。為什麼中國「每年每十萬輛汽車」便「殺死」105 人呢?這是由於國內同胞持有車輛的比例仍比其他先進國家低,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十分普遍。亦有可能的是,肇事的多涉及乘載多人的公車。

此外,「世衛」亦發表了最新的 2018 年 Global Status Report On Road Safety。其實,交通死亡率只是一個參考,且單看死亡率亦有不同的角度,死亡率低亦不代表一定「安全」。我們去評價一個地區的交通是否安全,尚有很多涉及交通安全範疇的數據及資料可作比較。例如是各國有多少輛註冊的汽車、汽車車廂內的安全措施是否足夠,有沒有立法規管乘客配帶安全帶,持有車牌的人數,職業司機的人數,對職業司機的工時和行車紀錄的規管,每宗交通意外的存活比率和政府對交通安全設施的投放等等。讀者如有興趣,可以從網上搜尋得到這份報告。

關於香港與深圳的比較

據吳桐山兄引述,香港去年全年的交通意外死亡人數是 108 人,深圳是 346 人,但由於香港只有 86 萬輛機動車保有量,深圳卻有 335 萬輛,所以實際上香港每一輛車每年「殺人」的機會比深圳還要多出 20%。可是,想深一層,如果我們換個題目,把「汽車」改為「槍械」呢?地區 A 被射殺的人是 108 人,地區 B 是 346 人。但地區 A 只有 86 萬支槍,地區 B 則有 335 萬支槍。到底那一個地區較危險呢?

據網上的討論及數據可見,純看交通意外死亡率,至少也可從「每年每十萬乘客的死亡人數」和「每年每十萬輛汽車的死亡人數」兩組數據作比較。單以香港及深圳來說,兩個地區的情況並不一樣。香港在交通運輸上傾向對私家車抽重稅,以鼓勵市民選用交通工具,當中更是向地鐵傾斜。此外,香港在貨運上以轉口業務及貿易金融業務為主,穿梭兩地的貨車也在削減中。反而,深圳連接神州大地,是大陸廠商及外國買家的真正橋樑,單是大小貨車的進出已是非同小可。此外,儘管深圳的公共交通也很發達,但政策不一樣,普遍市民亦有私家車,且很多家庭有超過一輛汽車代步,越來越像外國。

兩地情況不一樣,只用一個數據去比較就斷定那一個地方較安全,似乎並不公允。例如,中國「每年每十萬輛汽車的死亡人數」是 105 人,俄國是 53 人,難道我們就可簡單斷定,俄國的交通更安全?

我們暫時沒有兩地的「每年每十萬乘客的死亡人數」,但如果以人口為基數粗略一算,香港人口約 743 萬,深圳則為 1,253 萬左右。深圳人口為香港人口的 1.69 倍,但深圳的交通意外死亡人數,卻是香港的 3.90 倍。以此角度看,又是否可以簡單斷定,深圳的交通意外問題更嚴重?香港就更安全?

另外,去年香港的交通意外死亡人數是 108 人,今年首十一個月,已經有 118 人,比去年同期的 94 人高出 25%;反之,深圳去年的死亡人數,比前年下降了 17%。這就是否可以證明,香港的交通「越來越不安全」呢?深圳交通的大趨勢就肯定已經比香港更安全?

香港去年的交通意外死亡人數高出了 25%,即今年首十一個月比去年同期,多出了 24 人不幸死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原來 11 月底,有一宗接載機場員工旅遊巴的意外,造成 5 死 32 傷。還有 2 月大埔公路發生了嚴重的交通意外,九巴翻側,造成 19 人死亡。這兩宗突發的嚴重事故,已剛好是 24 人了。由於香港只是一個地區,死亡人數的基數是百來人左右,只要多一、兩宗大型交通意外,便很容易造成雙位數字的增幅。反過來說,如果明年少了一、兩宗較嚴重的事故,死亡人數下降,我們又能否斷定香港的交通變得更安全呢?

值得一提的是,細看數據的分佈,近年香港的交通事故當中,巴士及旅遊巴造成意外的比重增加。香港政府着實應該做好對巴士、旅遊巴、校巴及小巴的規管。是否應該參考其他先進國家,設立「最高工時」及規定有足夠的停車及休息時間?是否應該裝上行車紀錄儀器及鏡頭,並定期抽查?應否以嚴刑峻法對付疏忽及造成意外的司機及途人?應該加重罰則?職業司機如有疏忽做成交通意外,縱然沒有人死,又應否吊銷其車牌?如監管更嚴的話,難免會有成本,政府能否對業界或乘客作一點補貼?單以近幾年的意外趨勢來說,似乎管好巴士、旅遊巴、校巴及小巴,已可大幅改善情況。

「大香港人」當然是「劉姥姥」

總的來說,筆者對吳桐山兄的結論絕無異議,只是在數據分析上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亦談不上是不同意。甚至乎,筆者亦傾向相信香港在交通安全上有所退步。事實上,深圳在各領域上也越做越好。筆者因工作關係,多年來也要穿梭兩地,往返不同的城市,對國內的進步,感受甚深。

記得一、二十年前,大陸司機醉駕是非常普遍。客戶招待我們,吃飯時多請司機同檯。所有司機都喝得爛醉如泥,然後如常的去駕車接載我們。又例如,直到兩年前,即連在深圳,前後座乘客大都不配上安全帶,亦無人理會。此外,直至今時今日,國內大小城市亂過馬路的情況亦很嚴重。

可是,僅在幾年前起,中國政府嚴捉醉駕,莫說是職業司機,連一般市民的意識亦大幅提高。現在的情況是,職業司機大都不敢喝,與客人吃飯時乾脆走開,滴酒不沾。一般市民則可能與香港無異,總有人犯規,但相信政府只要多堅持幾年的嚴厲執法,當可把這社會歪風整頓好。至於安全帶方面,不足兩年前的一個夏天,深圳政府突然要推,全城上下即一體執行,如今做得比香港更嚴格。亂過馬路方面,中國各大城市始用「天眼」去「生擒活捉」,雖然智能電腦系統偶有「點錯相」,但在政府的監察下,國民不敢不守法,相信亂過馬路的情況,亦將會得到大幅改善。

近年來,香港人被傳媒影響,很少留意中國各大城市的進展,大眾亦未必相信北上廣深之進步,更加沒有留意得到香港的退步。如讀者有興趣瞭解國情,建議可多讀吳桐山兄的文章,筆者亦無法說得比吳兄更好,所以在此向讀者推介。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