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許智峯因乜搶手機?》

許智峯搶手機事件發展至今,鄙人一直想不明白一個問題:「點解許智峯要搶手機?」

照常理,許智峯做了那麼多年人,學歷也不低,不可能不知立法會大樓有閉路電視,會拍低他的一舉一動。他也不可能不知道,搶手機有什麼後果,有機會觸犯搶劫罪和普通襲擊罪。因此,若不是生死存亡的關頭,任何一個正常人,也不會失控發難,去搶走別人的手機。

換言之,除非手機存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資料,而這些資料很有可能弄得他身敗名裂、家散人亡的話,任何一個智力正常的人,都不會這樣失控。然而,根據許智峯的供述,對方拍下來的所謂「隱私」,只不過是各個立法會議員有否開會,以及他們出入立法會大樓的紀錄而已,他為何因此而發難,做出搶手機的行為?合理的解釋只有兩個:一是許智峯行事特別魯莽;一是許智峯撒謊,對方掌握了其他的「隱私」。

我們先假定許智峯沒講大話,只是他特別魯莽,這便衍生另一個問題:他搶了對方的手之後,躲進了男廁後,究竟都在幹了些什麼?許智峯一直供稱,那部手機存着一些議員「隱私」,內容則是各個議員的開會和出入紀錄,但至今只有他的口述,沒有物證。任何一個正常人,奪了對方手機,又拿著它這麼長時間,早便把手機內的資料拷貝一份了吧?當他不懂拷貝,手機的相機懂用吧?拍下證據不行不?

結果呢?手機內有什麼內容,全靠許智峯一個人自說自話,一樣物證都沒有!那麼,他拿著手機十分鐘幹嗎呢?純粹查看不拷貝?還是他其實是躲進男廁內,刪除對方手機上的資料呢?眾所周知,要把手機內的相片資料徹底刪除,只有將手機格式化,重設為原廠設定,而格式化所耗費的時間,恰巧又是大約十分鐘。這世界真的是那麼多巧合嘛?

面對這一切謎團,不禁使人懷疑,許智峯提到的「隱私」,內容究竟有些什麼。直至鄙人日前看到一篇網媒文章,提到「假設一名女士偷拍男士祼照,甚至勒索呢」,忽然茅塞頓開。若該篇文章假設成立,許智峯不顧一切後果搶手機,理由便合理許多了。當然,作為一個有家室的男人,他會在什麼情況下,才會被一名女生拍下祼照呢?

注意,以上只是一些假設性問題,並沒有明示或暗示過一些什麼。

  • 陳凱文, 《香港投資日報》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