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民主派的兩難問題》

看過《明報》由任建峰寫的文章,文章說一些取態較為溫和的淺黃的心態,尤其是他不滿溫和民主派在敗選之後說要思考跟本土派這類激進派和解,他認為這只會令民主派進一步靠攏激進派,令不接受自決、本土這些理念的淺黃選民最終離之而去。

任建峰的文章,其實也算是反映了民主派的兩難,當民主派在單議席單票制下再次敗陣時,傳統黨派基本上都面對進退失據的格局。本土派在 2016 年取得一成多選票支持後,在整個非建制陣營已佔一席位,而這一成多選票就已經可以左右大局。姚松炎、李卓人先後在補選敗陣,最直接可以指向的原因,就是本土派和年輕票源的流失。這確實是眾多原因當中最明顯的一個,溫和民主派的票源流失,相比本土派,確實不太明顯。

在目前激烈的政治氣氛下,尤其是經歷過梁振英五年之治後,溫和民主派也走向激進一途,原有的溫和路線基本上已經此路不通。民主派路線之爭亦使民主派支持者趨向多元化,甚至兩極化,泛民主派難以再像過往那般囊括不同取態的民主派選民。過往九十年代的單議席單票制或雙議席雙票制,民主派均可大勝,而這樣才使北京於九七後推出比例代表制,使建制派能夠以較少票數取得議席,結果比例代表制成為分裂民主派的工具,也可能是北京和建制派始料不及的事。

民主派的兩難其實就是,顧激進就不能顧溫和,走本土就不能走大中華,令民主派陷入吃力不討好的隙縫中。這個問題恐怕也難以在短期內解決,而最終可能要等到選舉再臨、民主派又敗一仗時,才可以提出真正的解藥良方。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