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非《老軍人尾指被剪斷,也反抗不了蔡英文》

台灣於 4 月 23 至 25 日有兩場大型的反年金(退休金)改革示威遊行。23 至 24 日是退休警察、消防員集會遊行;4 月 25 日由退休軍人接力。兩場示威都發生衝突,23 日有記者說被打,25 日有退伍軍人手指被剪斷。

 

逐步削減年金

先介紹「軍公教警消」這簡稱的意思,即軍人、公務員、教師、警察、消防員。蔡英文政府因財政緊絀,同時又要花錢搞四年 4200 億台幣的前瞻計劃,於是全面削減軍公教警消的退休金。蔡政府先易後難,於 2017 年 8 月由文職公教人員入手,斯文人的示威再大型,蔡政府都可以當沒事發生一樣。當時軍人已知下一個就輪到他們,所以在公教年金改革方案一通過時,便在立法院拒馬之外扎營。退休軍人成立了「八百壯士」,實行長期抗爭。

蔡政府在一輪輿論鋪墊下,2018 年開始向退休軍人入手。所謂輿論工作,是將退休軍人貶為「米蟲」,叫外省兵滾回中國大陸,不要加重台灣年青人的負擔。這些污衊、羞辱,一定程度刺激起退休軍人的憤怒。拉鋸了幾個月後,4月中由,賴清德主持的行政院通過了退休軍人的年改方案,於是以「八百壯士」為首的抗爭活動開始升級。

至於軍人之後,就輪到退休警、消人員的年金被削。23 至 24 日是「警消不服從」抗議遊行,為期兩天,他們打算夜宿街頭抗議政府漠視警消過勞的危險。誰知 23 日清晨,二名在台灣國道高速公路執勤的交通警察被撞死,而且跟加班過勞有關,於是令 23 及 24 日的示威多了一份悲哀。最可惡者,是慰問殉職交警家屬時,官員對傳媒說會對殉職交警家屬予以因公殉職的賠償,誰知原來並非事實,這兩位交警乃至過去因公殉職的交警和警察,真正收到的通知大多只是因公死亡,而因公死亡跟因公殉職是兩回事,撫卹金差一大截,也不可以入忠烈祠。台灣政府連這些事也心存欺矇,真令人難以置信!

總之,在各種原因之下,23 至 25 日的警、消及軍人反年金活動,大家都比較激動。事已逼在眉睫,「軍公教警消」削年金,預定在 7 月 1 日全面執行。

一個社會,將軍人、警察、消防員弄得人心惶惶,其實相當危險。只是影響還未及於最大多數的普通人,尤其是沒有經濟壓力的一群,於是他們還可如常地過小確幸的生活,甚至對 23 至 25 日的遊行出現暴力表示不認同。不認同暴力是必須的,問題是不應雙重標準;太陽花學生運動,跟軍警消的集會,待遇不應存在差異。

關於 4 月 23 至 25 日的衝突事件,警消的遊行被批評有記者被打,而 25 日退伍軍人的衝擊更見血。據官方數字,25 日受傷的有幾十名反年金人士、八十四名警察、十多名記者,而反年金方面說自己有百多人受傷。當中,退役上校陳咸嶽尾指被剪走兩節,見肉見骨。因為有記者及警察受傷,「八百壯士」副指揮官吳斯懷於 26 日向公眾道歉。最新消息是有六人被警方傳喚。

 

反年金軍人,被弄於股掌中

對於那三天的示威衝突,我有以下幾點分析。總體而言,民眾跟一個搞街頭抗爭起家的民進黨政府持久角力,非常吃虧。台灣這個民主社會不公平,也絕不單純。

第一點,蔡政府出手熟練,削軍人年金時,不削現役只削退役的,還用輿論、乃至民進黨官員之口羞辱退休軍人「貪得無厭」。那些所謂公聽會辦得敷衍馬虎,直接迫使退休軍人有冤無路訴,要行動升級來爭取話語權。事情發展至 25 日,作為旁觀者,感覺退休軍人已中了民進黨圈套,因為一搞激,還衝撞了記者,日後就更難指望傳媒會持平報導,而慣於抗爭的蔡英文立即發聲明抽水,宣稱政府「不會在暴力下低頭」。蔡政府乘機把前因後果簡化,把受害人轉為施害者。

第二點,抗爭持續一年多,容易被有心人異化。大家都知道烏克蘭的顏色革命中,開槍打傷示威者的不是政府軍警而另有其人,所以以下這情節大家自行體會。台灣 25 日反年金抗議現場,有記者被潑尿。反年金「八百壯士」副總指揮吳斯懷說,經查證,該名潑尿者是當日一名酒醉男子,四十二歲,姓吳,不是退伍軍人;有反年金兄弟見他整日混在示威人群中,不斷喝酒,又用水樽存起尿液;吳斯懷不排除該男子是特定團體派去抹黑的。無論如何,當日有記者被「打」以及被潑尿。

第三點想分享的觀察,是斷手指的處理方法。從中反映,反年金人士不懂得處理輿論和傳媒,很吃虧。當日在混亂中,退役上校陳咸嶽看見拒馬被群眾推倒,下面壓著三名警察,而拒馬網格帶刀片。陳咸嶽知道,蓋在警察身上的刀片拒馬如有人踩上去,警察就會被割傷。陳咸嶽情急之下一手抓起拒馬,結果左手尾指在情況不明下被油壓剪剪走三份二。現場人士立即高舉陳咸嶽手掌以減少流血,也希望引起注意,令大家讓路立即送院就醫。手指尾見骨見肉的照片網上很容易找到。當時陳太太遍尋斷指不獲。陳咸嶽被送院,醫生說因為是粉碎性骨折,傷口有油污,就算有斷指也無法駁回。然而,駁回與否是一回事,問題是當日傍晚,反年金副總指揮吳斯懷拿著放在紙袋內的斷指去開記者會,用斷指控訴蔡政府。這個小節被網民及輿論爆罵,叫他「把手指還人家啦」。其實,大概不需要用斷指去做控訴,陳咸嶽是想救警察而受傷的,就算送院成功駁回手指,照樣可以控訴蔡政府,而且做好事受傷,一定得人同情。從這件事的處理方式,也反映反年金人士又一次處於下風。

 

被滅聲的感受

蔡英文政府對待太陽花運動以及反年金改革示威者,持雙重標準,此點已有不少論述,本文從另一個角度點出台灣的悲哀。

在蔡政府的民主暴政下,民間的自發力量就算願意走出來抗爭,都非常吃虧。於是反年金的退休軍人,六十二歲繆德生從高處墮下身亡,陳咸嶽沒有了三份二隻尾指,卻也未能令自己的抗爭佔上風;而軍警消的抗爭,只增加了現役軍警的工作壓力及疲勞,彷彿傷害了自己人。在兩至三層拒馬保護下的蔡政府,絲毫無損,繼續在執政優勢下為所欲為。

台灣,對大部份人來說,固定仍然可以過小確幸的生活,但是,被捲入社會衰退旋渦的老百姓,會對當前的台灣民主生活有完全不同的另一番感受。

  • 余非,線報博客,香港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