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孚《戲壇政壇一般黑》

早些日子,有「網絡抽水王」之稱的黃秋生先生,自己也被人抽水,惹來了一陣非議。叉燒包影帝在金像獎頒獎典禮上的一段演說,被某份報紙刻意曲解,說他當眾奚落並侮辱全國政協委員成龍先生,令成龍先生啞口無言,無可反駁,云云。

儘管黃秋生事後趕忙澄清並無此事,並向成龍先生說明原委,取得諒解,但是某報記者水已抽,彩已攞,報章方面既無責備,亦無處分,皆因其忠心完成政治使命,挑撥離間,搧風點火,成間報館上上下下皆可安心地問「幕後金主」要糧餉去也。

又或者有人喝余某人倒采,謂「娛樂圈啫,戲子優伶,何必炒作上政治乎?」

非也,非也。自古以來,娛樂圈和政治界密不可分。兩者皆是人類慾望的匯集之處,有道是「醉枕美人膝、醒握天下權」;權力何來?政治界也;美女何來?娛樂圈也。是故,大神金庸先生曰:「皇宮(政治地)乃天下第一大妓院(娛樂場所)。」

 

由朴槿惠下台說起

舉個例子,2018 年 4 月 10 日有另一宗新聞,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旗下官民聯合「文藝界黑名單真相調查及制度改善委員會」確認,2015 年至 2016 年的「韓法交流年」相關文化活動中,曾聯名發表時局宣言的 9473 名文藝界人士被列入黑名單,被排除在政府補助對象之外。

在這裡,要解說一下,否則香港的讀者會一頭霧水:2016 年 10 月 16 日南韓傳媒《韓國日報》報導了一宗醜聞,指南韓總統朴槿惠下令「文化體育觀光部」(簡稱文觀部),針對 9473 名南韓的「文化圈人士」,包括演員、導演與製片,取消一切資金補助與拍攝協助。

當時朴槿惠正因為崔順實干政(俗稱「閨密門」事件)而眾叛親離,受到國民彈劾,面臨下台的危機。這宗新聞一出,一眾演藝界大人物立刻組隊示威,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倒朴者認為,這足以成為罷免總統的理由。本來就四面楚歌的朴槿惠因此雪上加霜。2016 年 12 月 9 日,針對朴槿惠的彈劾訴訟案通過,總統權力被停止。2017 年 3 月 10 日,朴槿惠被罷免。2017 年 3 月 31 日朴槿惠被法院裁定要即時收押。2017 年 4 月 17 日,朴槿惠被檢方以濫權、脅迫、受賄(達 868 億韓圜)、貪腐、洩密等罪名提起公訴。

 

民主政府也有黑名單

所以說,娛樂圈哪有可能跟政治無關呢?另外,那張黑名單是什麼一回事?原來朴槿惠在任期間,她命令當時的「文觀部」長官趙允旋和青瓦台秘書室長金淇春,製作兩份名單,一黑一白。黑名單上面,都是一些曾經批評過朴槿惠、又或者曾經支持朴槿惠政敵的藝人,例如在「世越號沉船事件」中公開譴責朴槿惠的南韓「國民影帝」宋康昊、曾經在選舉時支持過朴槿惠政敵的資深演員權海孝。黑名單上的演藝界人士,不會獲得政府任何形式的幫忙,包括資金贊助、拍攝場地、官方人員協調等等。

打個比如,如果朴槿惠繼續在任,而宋康昊想拍《JSA 安全地帶》第二集的話,對不起,韓國官方的電影基金不會給你錢,軍方也不會借出軍事基地給你拍,地方政府也不會配合你改變交通讓你取街景。想拍?自己找人融資、找片場戲棚搭佈景去!

至於聽話的演藝人呢?政府則通過「全國企業聯合會」(前名為「全國經濟聯合會」,主要成員有 LG、三星、現代、SK 這韓國四大財團)幫忙,要錢有錢,要人有人,要地有地。這些聽得懂「主旋律」的、並且配合朴總統指揮棒演奏的演藝人們,就是所謂的白名單。

不過事到後來,朴槿惠下台失勢。2018 年 4 月 6 日,韓國首爾中央地方法院判處朴槿惠二十四年監禁,罰金 180 億韓元。堂堂一國之首,淪落為階下囚,成為過街老鼠,只差沒有被人推上刑台,一刀了卻。朴槿惠由「嫁給韓國的女人」變成了「被韓國 X 爆的女人」,不勝唏噓。

所以 4 月 10 日那則新聞,只不過是該「委員會」棒打落水狗而已,也算是低下階位的官員向新政權賣好表態的一種舉動吧。反正當時負責的兩位高級官員,「文觀部」長官趙允旋和青瓦台秘書室長金淇春,早在 2018 年 1 月被法院裁定濫用職權罪成入獄了。這些牆頭草到現在才看清風向,想再來醜表功,未免遲了。

雖然這是一則舊聞,但「倒朴案」熱炒時期,不少本地「才子」、國內「公知」拿這次事件大做文章,大言「民主自由」的好處:即使貴為一國之尊,也不能扼殺言論自由、創作自由,否則他/她就要下台云云;接下來自然也有不少含沙射影、皮裡陽秋的文章。

對於這一類人,余某人也只能嘆一句,說:「很天真很傻」。大家忘了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朴槿惠倒台了「黑名單」事件才被擺上檯,而絕不是因為她搞了黑名單,才因此倒台。

 

朴槿惠下台真正死因

朴槿惠之敗,理由眾多,「收受賄賂」乃其一;將國家大事洩露給閨房好友崔順實,以致這個閨密養的小白臉都知道國家最高機密,並且在夜店中拿來吹噓,此乃其二;國家大事決策,不聽取專家顧問的意見,也不實地向民眾進行調查,反而聽信一個宗教團體的教(神)祖(棍)的女兒的意願來決定,此乃其三;公器私用,縱容親信等,此乃其四。其餘種種罪名,不怕你找不到,只怕你想不到。

但是她真正的死罪,乃是她夾在中美角力之間,左搖右擺,卻又缺乏能力,不懂得拿捏分寸。這是學者們所公認的。朴槿惠既想吃中國無限商機所帶來的利益,又想拉美國的虎皮扯自己的大旗,結果白白弄了個薩德系統之後,緊隨而來的是限韓令的大棍子,直接損害了韓國大財團們的利益。這些財閥們等著大賺中國的錢呢!你敢斷我財路?壞人衣食,如殺人父母!

最好的證明,就是崔順實干政案中,特別調查員所得到的資料本來應該保密的,但南韓各大媒體竟然同步全盤得悉,鉅細無遺,因此朴氏的惡行於短短數日內被大肆宣揚,導致短時間內群情洶湧,「反朴」之勢星火燎原,全國上下「倒朴示威」人數達一百萬,超出香港泛民派遊行「篤數」多多聲。

 

幕後金主暗處發功

泛民背後有無金主指揮安排,余某不知。然而,韓國倒朴行動規模之大、地域之廣,聲勢浩大卻又能夠彼此協調,定必於背後有大勢力者支持指揮,否則絕難辦到。由此可見,「娛樂圈黑名單」絕非朴槿惠的死罪,它只是牆倒眾人推時,落井下石的最後一塊石頭而已。

因此,箝制影藝界發聲、打壓創作自由、言論自由,於政治上乃司空見慣,亦絕非「專制政府」的專利,就算是在「民主自由」的國度裡,亦是無日無之。相差異者,乃兩者的精粗微顯,所謂「民日用而不知」也。不必懷疑,余某人所指的「民主自由的國度」,正是美國。

  • 余孚,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