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少札記《鬥臭》

我們時常看到中國遊客外出旅遊時不文明的報導,例如上不到飛機大鬧機場,住不到旅店就躺在地上大叫大嚷亂踼,讓小孩在街上大小便,例子多不勝數。可能是傳媒刻意隱善揚惡,不去報導文明正面的訊息,或者是民智的啓蒙是需要時間的,所以旅遊部都不斷教育國民。

潛移默化是需要時間的,這些有辱國體、失禮死人的事偶有發生,也可能不幸地親眼目睹,修養好的人遇上這場景,走開喇,避之則吉,以免因膚色面貌而叨了不想叨的光。遇到財大氣粗、頤指氣使的同胞,也只能肅然起敬,敬而遠之。我一直在期待,假以時日,文明情操提升了,偶有發生的事變成零星落索,回復國際水平,就不會凸顯出來了。

任憑任何一國的外交部,理應是該國見得世面最多、國際視野最遼闊的一個部門。可惜,最近孟晚舟事件的發生,中國外交部所發的聲明,夥同《人民日報》、《環球時報》的評論、以及香港土共議員的附和言論,都像大陸小孩到香港一遊便急起來就地方便一樣的失禮死人。

找不到廁所而搞到隨處大小便的小孩,畢竟是小孩,他們的父母可能責任較大。國民不文明,國家有責,國家不文明,舉國無顏面。

這些工聯會議員,講甚麼「越境執法」?美國警察去加拿大拘捕孟晚舟帶去美國受審嗎?在加拿大法庭代表控方的是加拿大主控官不是美國的,不懂就別瞎說。兩國簽署了引渡協議,便有責任和義務應協約國要求,執行拘捕扣留及引渡程序。去年也有一位美籍華人在美國殺了家人逃到香港,他被拘捕收押後自願被引渡返美國受審。這是引渡程序,不是越境執法。

中國政府這次處理方法是:咆哮和恐嚇。當案件進入加拿大法院的司法程序,你叫人家怎放人?如果當事人覺得是不合法的拘留,大可以申請人身保護令。

若這樣做,恐怕要被拘押一段稍長的時間,因為案件本身並非屬於加拿大的,在指控的證據考慮方面要由美方提供,肯定會有延誤,況且表面看也看不到人身保護令會批出的可能性,所以對拘押提出保釋申請方為上策。

昨天看到溫哥華傳媒報導庭上控辯雙方的陳詞及法官質疑孟晚舟的丈夫以非加拿大公民身分作擔保人的恰當性,已感覺批出保釋機會很大。今天批准保釋,也跟拘捕了前加拿大外交官無關。雖然孟晚舟已獲得保釋,中國政府一時三刻也不會放人。拘押此人都沒有實質價值,一定不可能是交換「人質」,只是擺擺姿態。相對於亂發聲明,以牙還牙去拉人,我反而接受得來,因為那是基於政治的打擊手段,正如孟晚舟到了今時今日才變成貿易戰的其中一步棋一樣。美國儲心積慮部署對華為開刀,一直窺伺着孟晚舟的舉動,否則怎會掌握她的行程而作相應的舉措。

沒有貿易戰,這些事根本就不會發生,對孟的指控只是屁事一樁,在桌底翻出來的舊材料。主審法官對控方指孟刻意逃避美國的指控,認為是毫無基礎的揣測。在孟晚舟獲批保釋後,華為發的聲明大方得禮,比中國外交部的漂亮。

In a statement after the decision, Huawei Canada stressed its compliance with international law, including the sanction laws of the U.S. and the EU and said it believes Meng will be treated justly by the legal system.

“We have every confidence that the Canadian and U.S. legal systems will reach a just conclusion in the following proceedings,” wrote Scott Bradley, senior vice-president of corporate affairs for Huawei Canada, in the statement. “We look forward to a timely resolution to this matter.” (The Star Vancouver)

貿易戰始作俑者才是解鈴人,只要美國在六十日限期內不提出引渡,這件事就可以圓滿結束,可是這總統既無信用也無章法,他胡來你就發蠻,就只會一起獻醜了。沒有看今早美國總統會見民主黨領袖的獻世場面嗎?事後 Nancy Pelosi 把衝突形容為「tickle contest with a skunk」。臭鼬鼠發難時,會發出奇臭無比的氣體,為甚麼要跟它鬥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