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前綫系退黨有影響嗎?》

民主黨的前綫系區議員將率領五十名黨員退黨,當中包括現任區議員區鎮樺、李永成、丁仕元等人。根據不少政情報導,他們退黨最大原因是不滿林卓廷在新界東安置自家人馬,並在黨大會不批准「雙牌頭」出選。將軍澳民生關注組與民主黨在區議會選舉安插人馬的「牙齒印」,就成為今次「退黨潮」的導火線。

根據前綫系人馬對媒體放出的消息,紛紛都指他們退出民主黨將會大為削弱林卓廷和民主黨在新界東所擁有的地區實力,對林卓廷未來爭取連任將會構成重大影響。另外,前綫系人馬退黨,亦可以與地區上其他獨立民主派共同協作,在 2020 年立法會選舉推舉自己名單出選,有力爭一席位。不過,他們這些聲言又是否事實呢?

如果根據 2016 年立法會選舉的得票分佈,前綫系地區樁腳在每區都只是貢獻數百票,根本不足以左右民主黨在新界東選舉的大局,尤其是這班人早已跟林卓廷人馬有嫌隙,他們本來就不傾力為其助選。反而,既然前綫系人馬早已在地區跟林卓廷派系有所衝突,假如留在黨中,可能對民主黨構成更嚴重的打擊,前綫系人馬離開,可能對民主黨未來的團結有更正面的影響,而林卓廷這些年間在貪腐問題、反圍標等問題成功確立個人形象,這已經有效凝聚民主黨與部分民主派選民的支持,而近日被起訴的事件只會加深公眾和選民對其認知,前綫系退黨與否並不是真的問題。

至於這班人馬在未來立法會選舉中,能否如范國威一系退黨後創立新民主同盟而成功在區議會和立法會搶攤?筆者認為這種想法過於樂觀,甚至達到幻想境界。

當時新民主同盟退黨的成員,包括范國威、關永業、任啟邦等人,他們本身在區議會有相當紮實的地區工作支持,而那些得票並不只因為他們民主黨的身份而得到的,更多算是個人票。相比新民主同盟,區鎮樺是繼承前民主黨鄭家富的區議會議席,李永成、丁仕元更只是乘民主派在沙田大勝而當選,地區實力和根基根本不及退黨成立新民主同盟那班區議員。要將前綫系跟新民主同盟相比,無疑是不倫不類,純粹為這班人虛張聲勢而已。

要評估前綫系對未來民主派可能構成的影響,真的要先看到底明年區議會選舉這班地區樁腳到底還會否存在。假如前綫系人馬在明年區議會全輸清光,那他們的政治影響力自然是「零」,對政局毫無影響。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