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澳門廉署公布調查方向.助釐清土地法爭議》

在剛過去的星期日,澳門舉行第三十五屆公益金百萬行。每年公益金百萬行,除了為《澳門日報》慈善基金會籌款外,也是特首和一眾官員被記者追訪的「黃金時間」,今年也不例外。近期澳門社會除了關注「例牌」的房屋問題、輕軌落成問題外,也包括了近期熱門的非法旅館刑事化爭議、以及廉署分析七十多幅土地收回問題。

澳門廉政專員張永春在接受訪問時,除了表示廉署分析「失效地」卷宗工作正在進行外,也清楚表示了廉署的分析工作方向並不是審視政府宣告二十五年內未發展地批給失效而收地的行為,而是一些土地收回事件中「歸責承批人抑或行政當局… 從而作制度審查及研究」。這次訪問向外界清楚地表達出廉署在土地收回問題上的分析方向,使《土地法》爭議變得更有條有理,令一些「扣帽子、無限上綱」輿論受到打撃。

廉政專員表示分析工作集中於「歸責承批人抑或行政當局」,證明了特區政府引用新的《土地法》收地時,雖然表面上是合法的,但是涉及一些「不可歸責」土地時,政府做法存在法理上的不公,因此社會才出現較大的爭議。

可是,在《土地法》應否修改的討論中,坊間有些意見卻存在「無限上綱」成份,其中包括了:「地產黨」及其代言人希望將《土地法》還原到以往的版本,尤其是關於行政長官的「自由裁量權」方面,要恢復到以往近乎「隨意而為、欠缺透明度和規限」的程度。

回顧以往筆者有關《土地法》修改爭議的文章,筆者一直針對的,也是一些地產界、法律界專業人士指出的,關於「不可歸責」土地收回時的不公平、不合理情況,並不是想將《土地法》「回到以前」,也不是為「官商勾結」開路!

固然,以往澳門政府一些決策,包括了公營房屋停建、政府和澳門基金會對本澳一些大型活動的資助、非凡航空貸款問題等,的確惹起坊間「官商勾結」的疑慮。但是今次《土地法》修改爭議,無論是本澳專家學者,抑或是具豐富廉政工作和行政失當處理經驗的大法官馮文莊早前的聲明,基本上都只針對政府收地過程中因行政失誤、延誤而令土地承批人未能在時限內完成發展、結果被政府不問究竟地收回土地的不合理狀況。

因此,今次廉政專員的公開表述,有助於令坊間明白廉署的工作方向,也可以令《土地法》爭議變得簡單化、合理化。當然,如果廉署可以盡快完成分析,公開整份報告,將使《土地法》的修改有著更強的法理基礎,令修法工作可以順利及早完成,不致拖到下屆政府去處理。

  • 文濤,多年來從事有關國家、香港和澳門的政策研究,並曾參與一系列有關港澳地區政策和選舉的民意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