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不方便的真相:〈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讀後感》

全球圍堵中國,令中國、民眾、香港達官貴人等,都出現微妙變化,對於理解中國、理解中國人這個近年中外都感興趣的話題,又加深一層體會。又是時候找些讀物,就來個輕鬆的小說吧。讀韓寒所著的一部長篇小說,《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它可說是中國第一部公路小說。先不論是否代筆,其觀察中國民情,以小見大,值得推介。

《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以一部旅行車穿針,講述大概千禧年尾在道路上的所見所聞,穿插主角在過去八十年代的回憶,人物關係撲朔迷離;在中國司空見慣之事,從凡夫俗子角度、遭遇、感受,道出社會一個階層面對生活、時代巨輪的苦。主角是叛逆、矯情、懶好心,但中間道出不少在中國這世道的生存角度。這裡就簡單講幾點,令驛飛颱最深刻的 Take Away:

一、你懂得越多,你就越像這個世界的孤兒。走的越遠,越明白這世界本是孤兒院。

人走得越遠,世界就越大;世界越大,人,懂太多就會迷茫,就越孤獨,而我們所有人,終將漸行漸遠。似乎,孤獨,是中外作家永恆話題,現代人普遍孤獨感,反而,那些無知的,便像更幸福,笑得更簡單。看一孩政策下的孩子、看那些但求物慾的暴發戶,信焉。

二、中國雞多,都是雞。

書中說的,不是我說。除了肉體的妓,更多的是販賣了靈魂的妓。不分男女。

三、每每在公路回想,一到城市就打斷思緒。

在路上,總會掛念從前,但一到工作、事件(以城市借代),人們就不回溯,不思索。

四、人生無奈,適應世界。

時代巨輪下,是否太多太多不容易,磨平了歲月和脾氣?我們是否不一樣,都一樣要張開手,需要更大的勇氣,去面對人生,去適應世界。(BGM 當然是大壯的《我們不一樣》)

五、少話的男人,有多少感性的話不會說,不能說。

在吹牛為常的國度,更加要把心裡話埋藏。

六、改革開放成長時期的中國人,聽的,就是譚詠麟、張國榮。

當年香港影響中國多少,現在,又如何?

七、去全新地方,重新、重生。

沒有人認識、沒有歷史、沒有過去,人就更有勇氣,更有條件,選擇心想的路,做一個全新的人。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