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印《民主黨議員高調被捕.政局大變》

民主黨的兩名議員因在議會內的抗爭行動而被警方檢控。當中,尹兆堅說若指控成立就是議會的淪陷。

這句說話並沒有錯,若他們真的被入罪甚至入獄,必然是象徵着立法會的風氣和香港政局大改變。

我們應該如何了解民主黨在香港政局中的定位呢?這個民主派第一大黨,是民主派當中最為保守的政黨,在許多議題上的態度都曖昧不清。在泛民主派的政黨中之,是少數會主動地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政黨(公民黨在對外的訪問中通常稱自己為香港人),其地區實力雄厚,金主眾多,在立法會有輝煌的歷史。記得最初還在學生時代,訪問過民主黨的一些成員,他們總是強調「香港有民主他們便是執政黨」這個虛空的幻想。然而幻想總有破滅的一日。

一直以來政府和中共勢力都對民主黨禮讓有加,視為忠心的反對派,在多方面都處處留手。原因當然是相信他們可以在關鍵時刻成為立法會的真正關鍵少數,轉投政府的方案,最好的例子就是上一次的政改。民主黨在 2014 年後被雨傘運動的支持者和民意所限制,未能走出自己的路線又被迫要與政府作對,更嚴重的是路線和公民黨嚴重重疊,但公民黨的議員明顯形象更為鮮明。在這個情況下,民主黨的一眾議員和黨內高層至今都未能成功應對,就在這個時刻,政府半推半就地高調檢控兩名民主黨議員,反而是政局改變的契機。

最簡單的理解就是:議會內的秩序要改寫,過往立法會獨有的超然性將會大幅減退,在這個新規矩下,議會抗爭必然會進一步衰落,民主黨若能急速修改自己的路線,變回過往一直所走的溫和民主派,必然能在新規則之下好好存活,再在填海等不同議題上找出與泛民主派不同的聲音,有機會浴火重生。

在下一屆立法會選舉,自決派被全面打壓後,空出來的六個或更多議席才是兵家必爭之地,民主黨若堅守地區陣地,也許有機會多奪一席。更重要的是,在激進陣營被不停打壓的時代,議會隨時會回到社民連進駐之前的狀態,到時候能代表民主派爭取最多利益的就是民主黨。

大亂之後必有大治,政局大變後,總需要人來傳承新規矩。民主黨到底是要燈蛾撲火還是苟且偷生,讓我們拭目以待。

  • 法印,多年投身政治幕後及公關工作,見盡爛人爛事。近年重投學海,在亂世中做一個迷途小書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