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添生《反思敬拜自由和新約教會.一》

香港人擁有與生俱來的宗教自由,個人信仰完全是屬於我們個體的自主選擇權。然而,雖說信仰是個人的,但宗教群體內人與人互動上的偏差和誤會,亦可能使人遠離宗教群體。

以基督教為例,本港有過千間教會分佈於港九新界各區。即使同是基督徒,可以選擇星期日安在家中與親友共度閒暇,亦可以恆常地前往教會聽道,與「弟兄姊妹」們相互慰問、敬拜及支持。

我有一位認識多年的基督徒朋友,她嫌棄本地傳統教會沉悶,所以她一直前往一所國際化、思想新潮的「新約教會」作周日崇拜。最近,她卻開始抱怨「新約教會」也令她卻步。

聖經上記載門徒保羅所說的「愛」:「愛是堅忍的,仁慈的;有愛就不嫉妒,不自誇,不驕傲,不做鹵莽的事,不自私,不輕易動怒,不記住別人的過錯,不喜歡不義,只喜愛真理。」

朋友在新約教會經歷的,卻正正缺乏這些愛的元素。若果教會內充滿種種人際關係、互相批判、於小小神學論題上製造分化、挑起法律訴訟、在良心已被傷害的人面前遊行示威且堅稱擁有神權自由、漠視貧窮、胡亂講是講非等數之不盡的問題,這不會是很多教徒所喜悅的。

離開制度化教會,重拾屬靈的靈性自由

她再告訴我,已經沒有再參與該「新約教會」的敬拜或聚會。她現在很滿足於自己設計的信仰生活模式,不再被「制度化教會」綑綁。她只會選擇性地聽她想聽的敬拜音樂,在網絡下載她最喜愛的傳道人的佈道,讀她最喜愛的基督教書籍,只和她思想近似的弟兄姊妹每月聚會兩至三次,談論所有屬靈的東西。

這個信仰模式讓她重獲星期日的自由,不用見到悶蛋,不用聽到不想聽的話,不用看到太多戲劇性故事,再無人為且多餘的信仰雜質。

原來西方社會年輕教徒早起了革命,奉行類此的信仰模式。這套信仰自由令他們堆砌出另一種信心靈性生活。

  • 林添生, 相信「治大國如烹小鮮、 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 人生無小事, 堅持 common sense 可分析時局, 而 common sense is not so com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