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少札記《別搞錯對孟晚舟的指控》

不少討論孟晚舟被美國引渡一案的文章,都似乎搞錯了方向。我從加拿大卑詩省法院保釋聆訊的報導得到的印象是,控罪的基礎是建基於孟晚舟欺詐多間銀行,作出虛假陳述,使這些銀行相信華為及 Skycom 為兩間獨立運作的公司,後者並非前者的附屬公司。

請別把焦點放在 Skycom 偷運美國電腦往伊朗方面。

在香港,若被告反對被引渡,裁判官聽證是閉門聆訊,不准報導內容的,公眾是不會知道指控的詳情。若加拿大這方面的法律也是一樣,那就意味着,若孟晚舟反對引渡,在一年半載之內,我們也不會知道指控她的具體證據。

在上星期的保釋聆訊,代表美國政府提出申請的加拿大檢控官在庭上披露,匯豐是其中一間被欺詐的銀行,即是匯豐會有僱員作供,說孟晚舟向銀行陳述華為及 Skycom 是 Different entities,而匯豐信納了這解釋,否則就不肯為這間或兩間公司提供某些轉款服務。在庭上,也披露了華為的前僱員提供誓章,證明兩間公司的附屬關係。

我推測這應該是指控的基礎。至於控罪發生的地點在哪裏、以至美國有司法管轄權?我猜不到。有可能這虛假陳述發生在美國境內,或者在境外但美國受害者為在美國有註冊的銀行,而美國法例列明有域外司法管轄權(Extra-territorial jurisdiction)。別感到匪夷所思,如洗黑錢那類控罪,一般都有域外司法管轄權的。

那麼,違反對伊朗禁運又與本案有關連嗎?關連是,因為有禁運,銀行不會為涉及違反禁運的公司提供服務,而孟為了獲得銀行服務,作出虛假陳述。所以焦點不是美國的禁運是否合理,也不是 Skycom 是否違反禁令,而是孟晚舟的 Misrepresentation 是否成立。

《誰定正邪》一文有讀者連結了幾篇電腦人對華為在 5G 領域地位的評價的文章給我看,我看了一知半解,但也總算認識多一點。當然也不會改變我對美國這次的行動是出於政治動機的觀感,但我也不會一面倒看整件事。近年中國崛起,不少財團四出投資收購,單以澳洲而言,澳洲政府拒絕了國企在本地一宗大型的電網收購,連收購牧場農地也設了關卡阻攔。為人詬病的是這些公司的國家背景引起猜疑。

連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也寫入憲法,又難怪別人找到理由來刁難了。這是值得冷靜深思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