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少札記《孟風波》

孟晚舟被捕引發的外交風波會怎樣發展下去,變幻莫測。

我覺得美國的舉措完全是政治手段,在中美貿易戰期間挑起多條戰線,增加自己的談判注碼;而加拿大在強鄰環伺、霸權欺壓下,反抗乏力,或阿諛諂媚,畢竟美加兩國之間簽署了引渡協議,美國提出申請,加拿大也很難不展開法律程序。

在現階段中國外交部叫加拿大放人,即是在干預別人的正常司法程序。中國總不能說加拿大違反甚麼的,因為表面上看,孟晚舟已獲得被捕人士應有的權利保障,她可以聘請律師向法庭提出保釋申請,律師也為她極力陳述她不會逃跑的理據,將來她也有權展開反對引渡的法律挑戰。中國指責加拿大嚴重侵犯中國公民的合法、正當權益的講法,似乎站不住腳。

萬一日後加拿大法院審視證據後裁定有足夠證據引渡,司法部長仍可不批出引渡令。那才是外交層面斡旋的事情。

中國政府同樣可以找個理由拘捕美加在華的人,隨便也可以找到一些控罪來還以顏色,在國際政治賭枱上見高下。

孟案另一微妙的變數,就是特朗普的政治前途。他是個不按常理出牌的狂人,或者如行將去職的白宮幕僚長 John Kelly 所稱的 Idiot。昨天美國傳媒鋪天蓋地的以類似標題來報導:「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 Calls Donald Trump a Felon」。

這是一種契機,若特朗普因向兩名脫星支付掩口費及與俄羅斯合謀影響總統選舉的指控成立,都是選舉舞弊行為,結果未必只會受國會譴責,而會是刑事檢控。特朗普的前律師 Michael Cohen 及前國家安全顧問 Michael Flynn 已認罪候判,他們為了減刑,都會樂意指證他。

我又要放長雙眼看下他怎樣拙劣地抵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