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水泉澳的小學啊!》

水泉澳有一個美麗的名字,令人想起水鄉,有河流小溪,有唱晚漁舟。但事實上水泉澳是一個山頭,位於沙田,與山下的博康邨為鄰,座落在馬鞍山和獅子山兩個郊野公園之間,滿眼青翠,附近都是山林。此邨不知道是否有泉水灌注,但如今的十八幢大廈,均以「泉」為名,如明泉樓、竹泉樓、月泉樓,充滿詩意。

十八幢大廈依山而建,每幢高 25 – 30 層,密密麻麻,共一萬多個單位,可容三萬人口。初到水泉澳,最強烈的感覺就是斜坡,整條屋邨都建在斜坡之上,與我小時候居住的藍田邨很相似。藍田邨在翻新之前,共有二十三幢大廈,人口比今天的水泉澳還要多,但我們比水泉澳居民幸運,當年藍田邨甫一落成,就有五六所小學,我五十年前搬進去,就可到第五座側的佛教內明學校就讀。雖然舊式屋邨學校條件不好,總算有學可上,讓一家安居樂業,而 2015 年入伙的水泉澳邨,三萬居民,至今仍未有一所小學。

小學是會有的,當局說,而且是新式的三十班大校,不過落成之日是遙遠的 2022 年。不少居民說,2015 年上樓以為很幸福,可是孩子卻要每天到馬鞍山插班上學,來回路程足足兩個小時,真的要命!等到 2022 年,孩子已經升上中學了,那小學已經與他們無關!

小學是會有的,當局說,不過所在的地點卻是遙遠的、更高的山頭。學校落成之日,水泉澳的孩子要每天攀山,在斜斜的上坡路上走十幾分鐘。前一陣子,我嘗試從水泉澳廣場走到山上的學校所在,正值秋涼,天朗氣清,仿如遠足,但也汗流浹背。可惜秋天那麼短,盛暑嚴冬,橫風橫雨的日子,背着沉重書包的孩子怎麼辦?接送他們的親人怎麼辦?

要不每天都坐校巴吧?這也不失為一個辦法。斜坡難走,人要走十幾分鐘,巴士一下子就上去了。可是,幾分鐘的路程,該收多少元的車費?難道只收三元五塊嗎?有人願意每天做這種虧本的生意嗎?然則收十幾元幾十元,這些基層居民怎付得起?而且不是幾個幾十個學生,是幾百個學生,每天要多少部大旅遊巴才能完成任務?

為什麼,小學在水泉澳總是那麼遙遠的事情?五十年過去了,我們是進步,還是退步?在這麼先進的新型屋邨,在這麼詩情畫意的名字和環境裏,這麼一個遺憾陪着邨裏的孩子成長,不是太巨大了嗎?

將來還會有新的屋邨落成,但願這種遙遠的遺憾,不再出現。

  • 原載:《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