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繫於一人》

以研究國際貿易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美國經濟學者,《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明(Paul Krugman),最近在一篇評論文章裡說:「我們會和中國甚或全世界打一場全面的貿易戰嗎?沒有人知道;因為這取決於一個人的隨心所欲,而這個所謂的『關稅人』,愚昧無知,反覆無常,且患了妄想症。」

克魯明指的當然是美國總統特朗普,而很多人都會同意他的描述。說特朗普愚昧無知,因為他自詡為「關稅人」,卻根本不懂關稅的作用,甚至對國際貿易一竅不通。他把貿易看做零和遊戲,認為有逆差就是吃虧,就是給對方佔了便宜。克魯明說,在貿易問題上,特朗普是「蒙查查的造反者」(a rebel without a clue)。

特朗普愚昧無知,同時又狂妄自大,「蒙查查」地造反,隨意顛覆固有的秩序和慣例,行徑悖於常理,無章法可言。也有評論指出,他的反覆無常是故意的,因為他認為,除了徵收關稅之外,飄忽的政策也可以用作打貿易戰的武器;只要人們無法預測美國和其他國家貿易的前景,美國的企業便不敢貿然到國外投資,而貿易對手也拿不到甚麼談判籌碼了。但不用說,他的飄忽在國內同樣造成混亂,打擊投資者的信心。

特朗普經常沉溺在妄想和幻覺之中;他自誇在外交上節節勝利,為美國爭取了許多利益,其實大部分是自欺欺人。他指《北美自由貿易協議》令美國吃虧,聲稱自己與墨西哥和加拿大達成了對美國更有利的協議,其實新舊協議分別不大;他吹噓已解決了北韓核武問題,又說和習近平的會談取得「難以置信」的成果,但人們都不知道他和中朝領導人談了甚麼,只知道他在說大話。正如上星期《華盛頓郵報》一篇評論的標題所說:特朗普一事無成!

回到貿易戰的問題。克魯明指出,美國人大部分不贊成打貿易戰:大企業看到,一講貿易戰股市便插水;勞工界也看不到保護主義保障了他們的利益。

既然貿易戰沒有民意支持,為甚麼還可以打起來?克魯明說,因為美國法律賦予總統對貿易很大的決定權。世界貿易的未來以及它對世界經濟帶來的影響,全繫於一個人的心理活動。這個人是特朗普,怎不叫人擔心?

  • 原載:《Am 730》